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当下

少思考多行动

 
 
 

日志

 
 

尼采的哲学思想  

2009-11-06 18:20:38|  分类: 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为最具影响力的哲学家之一,对尼采思想的研究却可能是在当代哲学界最缺乏一定共识的领域了。人们可以容易的看出尼采提出的主要概念,但这些概念背后的真正涵义、以及这些概念的重要性先后都是相当具有争议的。尼采曾知名的提出“上帝已死”的主张,而这种上帝之死不是为了形塑成激进的观点主义,便是迫使读者接受“真相”永远是具有既定观点的主张。尼采也区分了主人-奴隶道德说,主人的道德是来自于对生命的颂扬,而奴隶的道德却是来自于对前者的愤恨。这种区分方式直接指出了“好与坏”与“善与恶”两种道德标准的冲突,更重要的是,在主人道德中的“好”却在奴隶道德中被视为是“恶”。
从道德与伦理引发的各种争议也因此可以被归属为心理学的领域,尼采提出的观点主义可能减少了知识论在心理学界的重要性。尼采作品中频繁出现的概念之一便是“权力意志”,在最基本上,尼采曾主张意志的力量在解释人类行为上要比柏拉图学派的爱欲(Eros)概念、叔本华的“生存的意志”、或是功利主义的道德主张都要来的清楚有力多了,但若从这个概念进一步延伸,尼采的涵义究竟为何则仍然有所争议。
许多尼采的哲学思想都带有批判性的风格,尼采最常受到的批评之一便是他“缺乏一套建设性的体系”。然而,尼采自己曾表示他不认为哲学本身可以建构一套思想体系,在《善恶的彼岸》的序言中他指出许多以教条原则建构哲学体系的思想家带有的往往只是普遍的偏见罢了(例如灵魂的概念)。不过尼采也有一些带有建设性色彩的概念例如超人说以及永恒轮回,尼采认为超人是一个人类以及个人们可以靠著自己力量达成的目标。
著作
《悲剧的诞生》
《不合时宜的考察》
《人性,太人性的》
《朝霞》
《快乐的科学》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老夫和少妇(节选)"
“ 女人身上的一切是一个谜,女人身上的一切只有一个答案,它叫做怀孕。
男人对于女人是一个手段,目的始终是孩子。但女人对于男人是什么呢?
真正的男人想要两样东西:危险和游戏。所以他想要女人,当做最危险的玩具。
女人比男人更懂得孩子,但男人比女人更孩子气。
女人应当成为那样一件玩具,纯粹精致如宝石,闪射着尚不存在的一个世界的美德之光辉。
当女人爱时,男人应当畏惧,因为这时她牺牲了一切,其他一切事物对她都没有了价值。
当女人恨时,男人应当畏惧,因为男人的心地只是恶罢了,女人的心地却是坏的。
男人的幸福是:我要。女人的幸福是:他要。
看啊,现在世界才变得完美了!----每个女人都这么想,当她出于全身心的爱而服从的时候。”

《善恶的彼岸》
《道德谱系学》
《瓦格納事件》
《偶像的黄昏》
《反基督》
《瞧!这个人》
《尼采反对瓦格納》
未出版的笔记
《权力意志》

尼采经典语录

美的慢箭:------最高贵的美是这样一种美,它并非一下子把人吸引住,不作暴裂得醉人的进攻。它是那种渐渐渗透的美,人几乎不知不觉把它带走,一度在梦中与它重逢,可是在它悄悄久留我们心中之后,它就完全占有了我们,使我们的眼睛饱含泪水,使我们的心灵充满憧憬。
把大师忘掉:------演大师作品的钢琴家,如果他把大师忘掉,显得他好像在倾诉自己的生平或此刻正身历某境,就演奏的最好。
集体才智:------一个好作家不但拥有他自己的才智,而且还拥有他的朋友们的才智。
幽默:------最幽默的作家使人发出几乎觉察不到的微笑。
宁静的丰收:------天生的精神贵族是不太勤奋的;他们的成果在宁静的秋夜出现并从树上坠落,无需焦急的渴望,催促,除旧布新。倘若一个人是什么,他就根本不必去做什么----而仍然大有作为。
音乐:------音乐并非自在自为地对我们的内心如此充满意义,如此令人深深感动,以至可以把它看做情感的直接语言,只是经过歌曲,音画的数百次尝试之后,声音艺术占据了象征手法的广大领域,戏剧音乐才成为可能。音乐并非深刻和充满意义的,他并不表达意志,自在之物;惟有在音乐象征占据了全部内心生活领域的时代,理智才会生此误解。
同感:------所谓理解别人,就是在我们心中模仿别人的情感。
支配弱点:------如果我们难免有弱点,不得不承认它们如同法则一样凌驾于我们,那么,我们希望每个人至少有足够的技巧,善于用他的弱点反衬他的优点,借他的弱点使我们渴慕他的优点。
黑夜与音乐:------耳朵,这恐惧的器官,只有在黑夜中,在森林中和岩石的幽暗中,才能充分表达。由此而有音乐----之作为一种黑夜和幽暗的艺术的性质。
惧和爱:------惧比爱更有力地推动了对人的一般洞察,因为惧要猜出别人是谁,他能做什么,他想做什么:爱却有一种隐秘的冲动,要在别人身上看到尽可能多的美,或尽可能地将别人举高。
远看:------甲:为何这样孤独?乙:我没有生任何人的气。不过,我觉得独处时看我的朋友,比起与他们共处时更清楚,更美。看来,我需要远看,以便更好地思考事物。
界限与美:------寻找有优美教养的人,就像寻找优美景物时一样,满足于有限的眼光和视野。而全面的人,他们必定像全面的景物一样富有教益,令人惊奇,但是不美。
笑:------笑就是幸灾乐祸,不过带着好心肠。
母亲:------孕育使女子变得更温柔,更耐心等待,更畏怯,更乐于服从;同样地,精神的孕育造就运思者的性格,使之与女子的性格相近:----这是男性母亲
献给所有曾为生命而迷茫,不懈为理想而奋斗,勇于超越自己的人们。
哲学家不是生来就是为了相互爱戴的,鹰从不结伴飞行,山鹑和琼鸟才这样。在高空翱翔,张牙舞爪,这才是伟大天才的一生。
如果我们老是寻根究底,那麽我们就会走向毁灭。
令人愉快的魔鬼胜过使人厌恶的多愁善感者。
具有创造力的智者与“伟人”即神的类型。
大无畏的思想家最能体验无比惨痛的悲剧;他们之所以尊重生活是因为生活使他们最大的对手。

哲学不能满足大众的需求,因为他缺乏神圣性--这是彬彬有礼的勒南先生说出的一句恶毒的话。
快乐出现在拥有力量感时,当人们完全意识到力量与胜利时,幸福就会来临。
紧张,抵抗,危险,付出生命的代价;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尽管如此,还是敢于险--这就是力度!
强者自我保存的手段如下:
赋予自己特别行动的权力;尝试战胜自我与享受自由;进入野蛮状态;通过各种禁欲的方式使自己具有坚强的意志,从而获得优势与自信;绝不向他人表明心迹,缄默无语保持优雅的警惕;服从现实的安排,让现实来考验自己的自我维持能力,保持对荣誉的高度敏感;绝不做出如下结论:“适用于甲者也氏用于乙。”而是做出相反的结论!将报复与回报做为一种特权与嘉奖;不觊觎他人的美德。
何谓好?所有能增加力量感,坚定权力意志与增加人的力量的事物都是好的。
何谓歹?所有出自虚弱的事物都是坏的。
何谓幸福?就是当我们感觉到我们的力量在增长并且战胜了抵抗者的时侯。
我所希冀的不是自鸣得意而是强大的力量;不是和平而是战争;不是美德而是才干;(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德行,即刚强和毫不虚伪的德行)我们同情弱者是因为我们还不够强大,我们不要同情要强大!
有生存理由的人无论如何都可以生存。
要体验生命你必须站在生命之上。
不要让柔弱的心灵成为我们最后一道菜!
何为生?生就是不断把濒死的威胁从身边抛开。
意志薄弱--使人误入歧途的征兆。因为没有意志所以既无坚强的意志也没有软弱的意志。原动力的聚散它们没有形成体系,就产生了“意志薄弱”;它们受个别优势原动力的影响,整齐划一,就会形成“坚强意志”--前一种场合,张皇失措;后一种场合,方向明确。
怎样才能获得强大的力,怎样才能肩负大任呢?肉体和精神的一切美德和本领都是不辞劳苦一点一滴地积攒的。要不辞劳苦,自我克制,目标专一,坚韧不拔地重复同一劳作。吃同样的苦头。但也有一些人,他们是这种缓慢获取的美德和本领即丰硕成果的继承者和主人--因为,基于幸福的,合理的婚姻,基于偶然的幸福而世世代代获取和积蓄的力量,不可白白丧失掉,而要通过不懈的奋斗和坚定的意志使之结成一体。这样最终就会出现一个力大无比的巨人,他渴望肩负大任。因为支配我们的乃是我们的权力意志;而关于目的,意图和动机等等的卑劣的智力游戏,不过是舞台的前景而已--然而连弱视的眼睛也能看清这些事物的本质
我教导说:人有高低贵贱之分。也许,某个人能为人的这种生存辩护千年--即一方是丰满的,充盈的,伟大的完人,另一方是无数不完整的,不健全的人。
当不再能骄傲地活着时,就骄傲地死去.
真理的标准在于强力感的提高。
切莫自我膨涨,否则一根小刺便可把你戳穿,
要求强者不表现为强者,要求他不表现征服欲,战胜欲,统治欲,要求他不树敌,不渴望凯旋,这就像要求弱者表现为强者一样荒唐。一定量的力相当于同等量的欲念、意志、作为。更确切些说,力不是别的,正是这种欲念、意志、作为本身。
当然,大多数人认为,那些优美安逸的东西使他们赏心悦目之际,他们的天性就更高了一层。因此,要去意大利行猎、旅行等等,要看书和观剧。他们想以此陶冶自己的性情——这是他们文化工作的意义所在!但是,强者、有实力者想的是陶冶别人,并且不愿意在自己身边见到异己!恶行属于强者和具有美德的人。因为卑劣的、低贱的行为属于屈从者。
最强者,即具有创造性的人,必定是极恶的人,因为他反对别人的一切理想,他在所有人身上贯彻自己的理想,并且按照自己的形象来改造他们。在这里,恶就是:强硬、痛楚、强制。专制,这是伟人的特性:因为伟人要愚化庸众。
我学会了走路,从此便让自己奔跑
我学会了飞,从此不需推动也将高举
现在我轻了,现在我飞,现在我见我在自我之下
现在有一天神因我而飞翔
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
倘若生命有原本是没有意义的,而我除了这无意义的生命之外别无选择的话,那它仍然是我最想得到的。
每个不想沦为芸芸众生的人都只需要做一件事:对自己不再懒散。他应听从良知的呼唤:成为你自己。你现在所做,所想,所追求的一切都不是你自己。
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舟而行。 
许多东西被我抛却,故而被诸君视为傲慢;若从外溢的酒杯里豪饮,难免洒落许多佳酿,故不要怀疑酒的质量。 
“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他乐极生悲,可他的强光紧接你们的黑暗。 
此人往高处走---他应受称赞!那人总是从高处降临,他活着,自动舍弃赞美,他是从高处来的人! 
即使是最有良心的人,良心的谴责面对这样的情感也是软弱无力的:“这个或那个东西是违背社会习俗的” 最强者也害怕旁人的冷眼和轻蔑,他是这些人当中受过教育的,而且是为了这些人才接受教育的。他到底怕什么呢?怕孤立!这个理由把做人和做事的最佳理由打倒 了!---我们的群体本性如是说 
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 
哪里有统治,哪里就有群众;哪里有群众,哪里就需要奴性;哪里有奴性,哪里就少有独立的个人;而且,这少有的个人还具备那反对个体的群体直觉和良知呢。 
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大胜的最大好处,莫过于解除了胜利者对失败的恐惧感。“我为何不能失败一次呢?”他自言自语,“我现在已有足够的本钱了” 
他现在穷了,原因并非别人剥夺了他的一切,而是他抛弃了一切。缘何如此?---他惯于寻觅。所谓穷人,正是那些对他甘愿受穷做了错误理解的人。 
他是思想家,这意味着:他善于简单的---比事物本身还要简单---对待事物。 
要破坏一件事,最刁钻的办法是:故意用歪理为这事辩护。 
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 
智者问傻子,通往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傻子毫不迟疑,就象别人向他打听去附近那个都市之路似的,答曰“自我欣赏,再就是东游西荡。”智者嚷道:“住嘴,你要求太多拉,自我欣赏就够拉!”傻子回答说:“没有一贯的蔑视,又怎能不断的欣赏呢?” 
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噢,我真贪婪!在这个灵魂里安住的不是忘我精神,而是贪求一切的自我,似乎要用许多人帮他观察和攫取的自我,要挽回一切的自我,不愿失去属于他的一切的自我!” 
“噢,我贪婪的烈焰哟!我多么愿意获得再生,变成一百个人呀!” 
谁不能以自身体验理解这位谓叹者,谁就无法理解求知者的激情。   
哪里缺乏意志,哪里就急不可待的需要信仰。意志作为命令的情感,是自主和力量的最重要标志。  

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经历之事,像醉汗在生活中奔波,跌倒了,从阶梯上滚下去了。所幸,你们因为沉醉反而未受损伤。你们的肌肉无力,神智不清,便不象我们觉得阶梯上的石头如此之硬!   
忠告:你是否旨在博取声望?若是,这信条务请记取:自动放弃名誉,要及时! 
我们越是接近事物的起源,事物对于我们就越是变得兴味索然。 
一些人统治是由于他们愿意统治;另一些人统治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被人统治---对于他们来说,统治不过是两害中之轻者。 
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的走在这条路上/别无选择 

孤独生活的另一个理由。 甲:“现在你打算回到你的荒漠” 乙:“我不是一个快成急就的思想者;我必须长时间的等待我自己---水总是迟迟不肯从我的自我之泉喷涌而出,我经常焦渴得失去了耐心。我所以隐退到孤独之 中,就是为了使我不至于不得不从公用的水槽饮水。当我生活在人群中时,我的生活恰如他们的生活,我的思想也不像是我自己的思想;在他们中间生活过一段时间 以后,我总是觉得,似乎所有人都在设法使我离开我自己,夺走我的灵魂---我对所有人都感到愤怒,并且恐惧他们。因此,我必须走进沙漠,以便恢复正常。” 
充耳不闻的智慧。---如果我们整天满耳朵都是别人对我们的议论,如果我们甚至去推测别人心里对于我们的想法,那么,即使最坚强的人也将不能幸免于难!因 为其他人,只有在他们强于我们的情况下,才能容许我们在他们身边生活;如果我们超过了他们,如果我们哪怕仅仅是想要超过他们,他们就会不能容忍我们!总 之,让我们以一种难得糊涂的精神和他们相处,对于他们关于我们的所有议论,赞扬,谴责,希望和期待都充耳不闻,连想也不去想。 
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 
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 
致孤独者。 如果我们在我们一个人独处时不能像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时那样尊重别人的荣誉,那我们就算不上正人君子。 
生活是我们的灵丹妙药。---如果我们像思想家那样,每天处在川流不息的思想和情感的洪流中,甚至在夜梦中也被它们推动着,那么,我们就会渴望投入生活,以便得到宁静和休息,而其他人正好相反,希望离开生活进入沉思,以便得到休息。 

没有根据的根据。 你讨厌他并且为这种讨厌提出了一大堆根据--但我只相信你的讨厌,而不相信你的根据!由于在你自己面前以及在我面前把那些本能使然的行为说成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你提高了你在你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 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上帝死了 
超人即是海洋,你们的伟大轻蔑会在海中沉没。 
人是一根绳索,连接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绳索悬于深渊上方。 
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 
人人需求同一,人人都是一个样,谁若感觉不同,谁就进疯人院。 
我的灵魂平静而明亮,宛若清晨的群山。可是他们认为,我冷酷,是开着可怕玩笑的嘲讽者。 
人的生存是可怕的,且总无意义:一个搞恶作剧的人可能成为它的厄运。我要向人们讲授生存的意义,这意义就是超人,是乌云里的闪电。 
对于强大的,有负载能力的精神而言,存在着许多沉重之物。这精神包含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东西:它的强大要求负载沉重,甚至最沉重之物。 
有负载能力的精神要驮载这一切最沉重之物,犹如满载重物而匆匆走向荒原的骆驼。精神也正是这样匆匆走进荒原。然而,在寂寥的荒原中发生了第二次变形:精神变成了狮子,它要为自己夺得自由,做自己沙漠的主人。 
不要再把头埋进天堂这类东西的沙滩里,而要使头自由,使这颗尘世头颅为尘世创造意义! 
我学习过走路,从此我让自己奔跑;我学习过飞翔,从此我能就地飞走,而不愿首先被推送。我现在轻松自如,我现在飞翔,俯视下方,现在有个神明在我内心舞蹈。 
人的情况和树相同。它愈想开向高处和明亮处,它的根愈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处,向深处---向恶 
当我到达高处,便发觉自己总是孤独。无人同我说话,孤寂的严冬令我发抖。我在高处究竟意欲何为? 
即使你对他们温柔敦厚,但他们仍旧是觉得受到你的蔑视。他们以隐秘的伤害行为报答你的善举。你无言的骄傲总与他们的口味不合;倘若你某次谦虚到虚荣的地步,他们就喜不自胜了。 
总有一天孤寂将会使你厌倦,你的骄傲将会扭曲,你的勇气将会咬牙切齿。有朝一日你会呐喊:“我孤独!” 
有些人之所以离群索居就是为了躲避流氓:他实在不愿与流氓共饮井水,共享水果和火。有些人走进荒漠,与猛兽同受干渴之苦,就是不愿与肮脏的的赶骆驼者共坐在水槽边。 
谁被民众仇恨呢?---如同一条被众狗仇恨的狼呢?是奔放不羁的天才,是桎梏的死敌,是拒不顶礼膜拜并悠游于林泉的高士。 
我内心深处只爱生命---而且,说真的,我恨它之时也是最爱它之时! 
你们意欲高升,所以仰视高处,我既已高升,故做俯瞰。你们当中有谁既会大笑又已高升了呢? 
攀登最高峰的人取笑一切悲剧和悲伤,严肃的态度。 
所有的人都没有我这样的耳朵,在这样的地方,我说话又有何用!我来这里为时过早。 
噢,孤寂呀,你是我的故乡!我在野蛮的他乡过野蛮的生活委实太久,所以向你回归时不可能没有眼泪! 
谁明知恐惧而制服恐惧,谁看见深渊而傲然面对,谁就有决心。谁用鹰眼注视深渊,用鹰爪抠住悬崖,谁就有勇气。 
更高级的人呀,你们最大的坏处莫过于不学习舞蹈,人必须跳舞---超越你们自己而跳舞!你们的失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可能会成功的事多着呢!因此你们要学会自嘲!高举你们的人,优秀的舞蹈家啊,高些,再高些!也别忘记大声朗笑! 
谁的思想过于丰富,谁就宁愿把自己变愚。 
在这儿,我最大的痛苦是孤独……这种孤独归因于个人无法与世界达成公识 
在孤独中,一切都可以获得---除了精神正常。 
对财富的喜爱,以及对于知识的喜爱,是推动地球的两种力量,其中一种力量增加了,另一种力量势必减弱。 
我的智慧终于被解除了魔力,我所知道的事情比哈姆雷特少,比苏格拉底少,比一无所有少!这是最终的真理:并没有真理,只有垂死的灵魂痛苦的垂吊在“十字架”上…… 
如果我们老是寻根究底,那么我们就会走向毁灭。 
大无畏的思想家最能体验无比惨痛的悲剧;他们之所以尊重生活,是因为生活是他们最大的对手…… 
当心性灵:性灵会使我们极其孤独,孤独意味着毫无义务感与没有约束发;性灵会败坏我们的性格…… 
不要将完全没有信仰能力的无信仰和再也不能相信某种世界观的无信仰混为一谈。后一种情形一般来说是一种新的信仰的前兆。 
艺术是什么?是卖淫。 
自我崇拜是达到性格之诗意和谐的一种手段。我们应该协调性格与能力,保持和增强我们的一切,方法就是崇拜。 
斯多葛主义只有一件圣事,那就是自杀……  
天生的精神贵族是不太勤奋的。 
平庸是一幅自负精神能忍受的幸福的假面具,因为,它不让大多数的人,即平庸者去想到伪装:他进行伪装正是为了平庸者的缘故---为不触怒他们,是的,常常出自同情和友善。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