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当下

少思考多行动

 
 
 

日志

 
 

中国挑战美元的国际霸权地位?  

2009-05-18 15:51:07|  分类: 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成小洲 博士    Forexnews.com    2009-04-08

G20伦敦峰会已经落下帷幕, 除了继续注入资金, 刺激经济以外, 对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并未有实质性地触动. 在此次峰会之前,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关于改革现行国际金融体系的公开文章轰动全球; 中国副总理王歧山在英国报纸的公开文章, 再一次表明了中国对现行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态度. 这已经表明中国对目前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与中国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规模不相一致表示不满. 周小川行长的文章不指名的批评目前美元作为国际经济主要储备货币是这次国际金融危机的一个根源, 大力赞赏当年凯恩斯提出的国际货币的设想. 这给人们的直观感觉,就是中国要挑战美元的霸权地位, 提高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人民币要成为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 或者要成为国际经济中的硬通货, 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中国要完成挑战美元的国际霸权地位, 还要有多长的路要走?

要看现在, 我们还是回顾以下历史. 在第二次大战期间, 为了解决战后的国际经济不平衡问题, 一直处于国际经济领导地位的英国和新兴的美国分别提出了一套解决方案. 英国的方案是由著名经济学家, 当时供职于英国财政部的凯恩斯设计的; 美国的方案是由美国财政部的怀特提出的. 凯恩斯设计的方案命名为清算中心, 相当于一个国际中央银行, 并设计了一种国际货币. 怀特的方案包括一个基金和一个开发银行. 这两种方案虽然构成完全不同, 但目标却是一致: 解决当时国际经济的不平衡问题. 从1941年两人不谋而合分别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开始, 到1944年在美国布雷顿森林召开国际金融会议, 前后经历了三年的讨论和修改. 但最后, 还是采取了美国怀特的方案, 也就是后来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比较这两个方案, 可以发现, 并不是英国的方案不如美国的, 只是在 “二战” 以后, 英国的国际地位明显下降, 而美国的国际地位逐渐上升. 英国从债权国变为债务国, 而美国成为最大的债权国. “二战” 使欧洲和英国的经济严重受到打击, 而美国通过战争反而经济更加强大. 英国在战后要恢复经济必须从美国获得贷款, 这就迫使英国必须听从美国的安排. 在这三年的讨论和修改方案的过程中, 凯恩斯深深地感觉到并不是他自己的方案不灵, 而是英国经济无法与美国经济相比.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形成, 标志着英国把国际经济领导权的 “接力棒” 完全交给了美国. 国际经济中心也开始逐渐从伦敦转向纽约.

历史是何等的惊人相似! 今天, 国际经济也同样处于一种严重的不平衡状态.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债务国,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债权国. 美国的储蓄率几乎为零, 中国的储蓄率超过40%. 美国大量发行美元钞票, 中国拥有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其中60% 是 美国的国债. 就目前的国际经济非平衡状态来看, 美国就像当年的英国, 而中国就像当年的美国. 但是, 所不同的, 美国是当时唯一的经济强国, 苏联, 欧洲和亚洲都受到战争的创伤, 美国拥有绝对的经济领导权; 而今虽然金融危机蔓延, 但中国并不是唯一的经济强国, 中国仍然面临着强大的欧元区, 亚洲的日本等经济强国, 中国还没有处于国际经济的领导地位. 美国虽然是这次金融危机的发源地和重灾区, 但美国的经济依然很强大; 在后布雷顿森林国际经济体系中, 美国仍然处于领导地位. 中国虽然拥有世界最多的外汇储备, 虽然已经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但经济规模只相当于美国的四分之一; 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如今的美国并不像当时的英国经济那样脆弱; 而今的中国也不像当时的美国经济那样具有强有力的说话权. 因此, 中国仅仅凭借债权国地位和持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美国的国债, 还难于挑战美国的国际经济领导地位, 也一时难于挑战美元的国际经济霸权地位.

中国提出削弱美元国际霸权地位, 通过扩大特别提款权的方式, 逐渐建立超主权的国际储备货币的想法, 得到了俄罗斯等国家的支持. 这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中国通过这次G20伦敦峰会, 扩大了自己在IMF的说话权, 这也似乎是一个好的迹象. 但是, 对于中国来说, 要完全提高自己在国际经济中的地位, 提高人民币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 还要走很长的路. 虽然 “金砖四国” 正在崛起, 但美国在国际经济中的霸权地位目前是无可置疑的. 我们再看看目前的国际经济格局. 近二十年来, 中国,印度, 巴西, 俄罗斯, 这 “金砖四国” 的经济能够快速增长, 除了这些国家实行自身的经济改革以外, 另外一个因素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走入了快速发展的经济轨道. 西方发达国家把劳动密集型和消耗资源型的产业都转移到这些发展中国家, 而市场仍然保留在西方发达国家之内. 以美国为例, 自1992年以来, 美国经济以前所未有的年均4%以上的高速度增长, 在1999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曾高达6%. 2001年, 网络泡沫破裂, 经济受到打击, 稍有喘息, 经济又开始高速增长. 美国的膨胀需求, 带动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 以此带动了对国际工业资源需求的增长, 铜, 铁, 锌, 镍, 铝等资源价格开始上涨; 巴西等以资源为生的国家经济开始高速增长; 与此同时, 石油价格也开始高速增长, 原油价格从每桶50美元涨到2008年夏天每桶140美元. 中东国家, 俄罗斯和加拿大以石油出口为主的国家受益于这种高石油价格. 俄罗斯经济开始高速增长. 随着这些国家经济高速增长, 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也开始高速增长; 石油美元, 亚洲美元随之出现. 在这一轮的经济高速增长期间, 美元对国际主要货币贬值超过了30%以上, 美元的贬值实际上刺激了美国经济和整个国际经济的膨胀. 这就出现了, 目前人们所责备的美国的中央银行不仅是美国的中央银行, 实际上已经成为全球性的中央银行.

当美国的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后, 美国经济出现了信贷资金短缺的局面, 直接打击了美国的金融业, 进而导致美国的需求开始萎缩, 国际工业生产开始萎缩; 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开始萎缩; 由此而来, 国际市场上对铜, 铁, 铝, 锌和镍等工业原料需求下降; 对石油的需求开始下降. 这些工业能源和原材料的价格开始一路下跌. 例如, 原油价格从2008年夏每桶140美元以下回落到2008年9月份不到每桶40美元的水平. 中国, 印度, 巴西, 俄罗斯, 甚至加拿大, 这些过去因美国经济高速增长而经济出现高速增长的国家, 这时, 也因美国经济萎缩而出现程度不同的经济萧条. 从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 也正看出了目前美国在国际经济中的地位如何强大.

从经济规模来看, 美国目前在国际经济中地位,是任何一个国家无法比拟的. 2007年, 美国的GDP为13.8万亿美元; 处于第二位的日本, GDP还不到4万亿美元; 处于第三位的中国GDP也刚刚超过3万亿美元; 处于第四位的德国, GDP也刚刚超过3万亿美元, 略逊于中国. 从此可以看出, 2007年, 美国的GDP值超过了日本,中国和德国的GDP总和. 这种强大的经济规模, 目前确实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单独与美国抗衡.

当美国经济看好的时候, 全球经济受益于美国经济的高速增长. 不少国家都想搭上美国经济高速增长的 “班车”. 特别有趣的是, 在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 一些深受金融危机打击的国家, 试图实行与美元挂钩的货币局制度, 但又遭到美国的否决; 有些国家甚至试图实行货币 “美元化”. 今天, 金融危机发源于美国, 很快蔓延到全球, 使全球经济受到了或直接,或间接的打击. 这时, 人们才深深的认识到, 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危害. 即把全球经济的货币发行实际上牢牢地栓在了美国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制定者的手上. 所以, 在危机刚刚爆发之时, 就有人指责, 危机的根源是当初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宽松货币政策所为.

面对这样的问题, 如何改? 重新回到金本位制度? 似乎已经不可能. 因为曾有学者把1929年的股市崩盘所引起的经济大萧条归结为 “一战” 以后, 试图重新回到金本位的国际金融体系. 建立 “超主权货币”? 在目前看来, 也不现实. 就目前的国际金融体系来看, 欧元是一种超主权的国际货币. 如果撇开目前的欧元, 日元, 美元, 建立另外一种 “超主权” 的国际储备货币, 谁愿意把自己的经济主动权交给这个超主权的国际中央银行呢? 就目前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说, 她对处理目前的国际经济不平衡状况有多少影响力? 对处理近十多年来的国际金融危机, 她又表现出多少公正性来? 这都值得质疑! 凯恩斯当年提出建立以清算中心为核心的国际中央银行, 并发行类似于国际货币的配额. 但是, 这个国际中央银行要以英国为主导. 可是, 当时新兴的美国并没有答应这个方案, 而是建立了以美国为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当代的经济学教科书在讨论中央银行制度时, 特别强调中央银行的独立性. 实际上, 没有任何一个中央银行是完全独立于政治. 就所谓的国际中央银行来看, 也不可能完全脱离国际政治.

在目前的国际经济体系构成中, 美元占65%, 欧元占25%, 英磅占4.4%, 日元占3.3%. 在这种国际货币格局下, 人民币还没有任何国际地位. 中国这次借G20伦敦峰会之际, 提出建立并不现实的超主权国际货币. 其实, 只是想提高中国在目前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而已. 如果中国确实要提高自己在目前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影响力, 不仅需要提高中国的经济规模, 不仅需要中国保持债权国的地位, 不仅需要把人民币发展成为国际结算的货币, 而且需要把中国经济从目前处于下游产业链的地位逐渐发展成为上游产业链地位, 即把中国经济从目前处于跟随发达国家的地位, 发展成为处于经济领先的地位. 这个过程是一个最艰难的过程. 这决定于一个国家的技术开发能力, 决定于一个国家的教育发展水平. 就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 还不具备这些条件. 中国要完成这个转变过程, 至少还需要一代人的努力. 但是, 中国是有希望达到这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