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当下

少思考多行动

 
 
 

日志

 
 

澳洲权力身段为何没有中国傲慢  

2012-09-02 14:24:07|  分类: 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澳洲权力身段为何没有中国傲慢 - 郎遥远 - 郎遥远

 

1、澳洲成中国移民首选地

本月28日晚,在台风布拉万有惊无险的擦肩相送下,“金考拉国际绿色食品之旅”凤凰名博澳洲行,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准时启程。这是凤凰网首次“名博世界行”活动,也是中国博主首次集体走出国门,以网络意见领袖的视野进行主题考察。清晨时分,经过近十一小时的漫长夜飞,我们一行十五人抵达悉尼国际机场。从北半球的初秋,一夜穿越到南半球的冬末。

悉尼是澳洲最大、最古老的城市和港口,有“南半球纽约”之称。城市繁华、环境优美、风光漪妮、景色秀丽,夏不酷暑、冬不寒冷。悉尼歌剧院美轮美奂,享誉世界。悉尼因曾与北京激烈争夺2000年奥运会举办权,而给中国人更深刻印记。

无论是悉尼,堪培拉、墨尔本或澳洲其他城市,给人最深刻的感受,是安宁舒适。姑且不提花园的城市,美丽的海滩,辽阔的牧场林地,即便是抬头可见的蓝天,蔚蓝得令人心醉,对中国游客来说,都是久违了的自然景色。在繁华街道、城市公园、海滨码头,澳洲土生土长的冠鸽、笑翠鸟、鹊鹅、鸸鹋等各种鸟类自由飞翔,随意停栖,我行我素,丝毫不惧行人。人与鸟类在现代化繁华城市如此相安,让我们倍感惊羡。在国内,经常听到一个高频率的宣传词汇,叫“和谐社会”,在这里仿佛才能感受到“和谐”的真谛。

如同在世界上其他国际大都市一样,我们常常在澳洲各种场合,遇见国内同胞。导游小黎是广东籍澳洲永久居民,毕业于悉尼大学,已在澳洲生活12年。他兼两份工,一份是工程师,另一份是专接中国游客的导游。他说:“在澳洲不愁工作、不愁住房、不愁社保福利,中国大陆新的三座大山,在澳洲统统推翻。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这个资本主义国家都实现了。”他介绍说,在澳洲的华裔永久居民,目前已突破95万,约占澳大利亚总人口的二十分之一。每年到澳洲旅游的中国公民达70万人次以上。近几年,澳洲成为中国人移民的首选目的地。2011年,中国人移民、留学澳洲人数接近3万人。澳洲外来投资移民、留学、旅游三项人数比例,中国人都高居首位。澳大利亚,成为中国民间意义上的好朋友。

中国人移民澳洲的原因,之前一直是小孩教育和财产安全名列前两位,但从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至今,70%受访者把食品安全列为移民澳洲的第一原因。中国此起彼伏的食品安全事件,刺痛了民众的神经。毒奶粉走了,瘦肉精、牛肉膏和染色馒头又来了,连体育总局都被“逼”得禁止国家队在外吃肉了。许多父母为了让孩子喝上放心奶,不得不去香港买奶粉,或通过各种渠道去澳洲代购。“问题食品”为何总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十多个监管部门为何总是管不好“一张嘴”?

教育、财产及权大于法的不公、食品安全,这三大原因背后,隐含着中国转型社会特权阶层的黑与暗、中产阶层的痛与痒、弱势底层的怨与愤。

凤凰名博澳洲行,看澳大利亚餐桌美食背后的政府管理,更看权力身段背后的政治文明。

 

2、陆克文像老友只身赴约

此次澳洲行的首个行程,不是品尝澳洲美食,而是与澳大利亚前总理、现任议员陆克文先生对话。

陆克文是著名的“中国通”,自幼热爱中国文化,能讲一口流利的京腔普通话,对中国情有独钟。他有三个孩子,长女嫁给香港人,大儿子、二儿子先后在复旦大学和北京大学,学习中文。他那口流利的普通话,曾在APEC领导人峰会和北大演讲,语惊四座,赢得满堂彩,同时也赢得中国人的好感。这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中绝无仅有。

虽然陆克文在总理任上,恪守美澳军事同盟,参与围堵中国,但中澳双边经贸文化合作一直不断扩大,中国移民、学生和游客继续涌向澳大利亚,满载铁矿石和煤炭的船只也继续进入中国。即便是今年春天,陆克文在华盛顿凌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辞去外交部长职位,他依然是澳大利亚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澳洲华人依然瞩目这位会讲普通话的政治家,并深信他会东山再起。

凤凰名博与陆克文的集体对话地点,定在悉尼市中心希尔顿酒店。这是一个极具创新设计思想的地标建筑。会议塔楼“悬浮”于酒店底层20米的地方,与45层的酒店大楼主体相隔离。当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戏剧性地形成一个新的、流动的大堂,引出一条优雅的公共通道,连接了乔治亚大街和彼得大街。

我们按照约定时间,提前一刻,来到指定的二楼会议室。这里没有国内常见的层层安检,没有武警公安的戒备森严。与前总理、现任议员陆克文的会见,嗅不出一丝权力的盛气凌人,看不到一点警力的张牙舞爪。

让我们不敢相信的是,安排对话的会议室不足三十平方,紧致简约,和国内公司会议室毫无二致,不摆龙头椅,不设主席台,更不按官位级别摆台签,绝不是国内政府会议、领导会见的富丽堂皇那一款。

我们稍候一刻,陆克文准时赴约。只带一个助理,没有前呼后拥,更无趾高气扬的做派。一见面,与我们逐一握手,谦恭亲和,就像老朋友相聚。随即围坐一桌,和我们进行对话。在预定的四十五分钟里,共涉及10个问题,包括中国模式、新一届领导人、中国经济、钓鱼岛、南海问题、两岸和平、微博体会、个人经历、食品安全等,陆克文全程用娴熟的普通话对答,非常直率,十分精彩。他还幽默地爆了个人生活的一些独家新料。

陆克文紧接要参加其他重要外事活动。临走时一再表示歉意,说:“今天对话,非常高兴。意犹未尽,我们可在微博继续交流。”

 

3、市政厅气派不如镇政府

离希尔顿酒店不远,在悉尼市中心,有一座地标砂岩建筑,呈现维多利亚风格,高高的钟楼引人注目。这是始建于1880年、至今仍在办公的悉尼市政厅。

悉尼市政厅中有百年音乐厅以及市长和当选议员的办公室。百年音乐厅是悉尼第一个音乐厅,厅中有巨大的管风琴,以其妙不可言的音响效果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悉尼歌剧院未建成之前,重要的音乐演出都是在此上演。为了进一步保护这个历史悠久的建筑,被列为澳大利亚国家不动产。

悉尼市政厅在市长和议员们上班的时间,对外开放。我们前往参观时,遇到市政厅修缮门厅,不方便参观,大家就聚集在市政厅的台阶小憩。市政厅的台阶,一直是悉尼市民热门的聚会地点。但和国内市政府大门口不同,聚会这里的,不是上访群众,也没有截访干部,更没有把访民视为敌对势力的别动队、协警和临时工。澳洲宪政下的法治社会,根本不用哭着、喊着、闹着去上访。

悉尼市政厅的中文旅游推介词,称为“富丽堂皇”。我认为,这个词,不是很确切,而应是“古朴凝重”。若论“富丽堂皇”的气派,悉尼市政厅一定不如国内许多市政府大楼,甚至不如某些区、镇政府大楼。

当今中国各地政府大楼,有着共同的特点:宏大、气派、庄严、肃穆。各地政府兴建新办公楼,对华表、金水桥等等天安门元素,尤其迷恋。而沿海地区政府大楼偏爱欧式风格,喜爱大理石、花岗岩,有的模仿巴黎罗浮宫前的玻璃金字塔,有的喜欢借鉴美国国会山。在这些宏大的建筑面前,百姓渺小得像一只蚂蚁。很多政府大楼,车可以开进去,但人必须穿过长长的广场,爬上高高的台阶。

中国地方政府领导很喜欢谈建筑,搞得自己像建筑师似的,还热衷风水。为什么要建外观豪华的大楼?领导异口同声:为了一百年不落伍。事实上,领导口中的“一百年不落伍”,只是一种美丽的谎言。有多少“不落伍”经不起时间的检验,成了豆腐渣工程?豪华办公大楼背后的经济驱动力是什么,隐藏着怎样一种权力潜规则?好大喜功的市政府大楼,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离心离德的“衙门肖像”。

悉尼市政厅历经一百多年风雨,依然风姿绰约,市民随便参观。一个城市的市政大楼,是执政道德的一面镜子。越质朴,越亲民,政治就越文明。反之,越气派,越傲慢,官场就越败坏。善政,绝不是写在墙上的漂亮口号。

 

4、市民可把国会大厦踩脚下

在中国,人民大会堂不仅仅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商国是的开会场所,更是一个令人望而怯步的政治圣地。虽说是人民的大会堂,但平时荷枪实弹,戒备森严,普通人民非请勿入。

在澳洲,国会大厦位于堪培拉的首都山顶,隔着格里芬湖和旧议会大厦联成一线,非常雄伟壮观,是建筑艺术、工艺美术和装饰艺术完美壮观的统一体,反映着澳大利亚的历史、迥然不同的多元文化、国家的发展和对未来的抱负。国会大厦占地32公顷,随首都山的起伏,雄踞于山中。山顶便是大厦的屋顶,屋顶上矗立着一根高81米的不锈钢旗杆,旗杆上飘扬着一面巨大的澳大利亚国旗,构成了首都的中心,也成为堪培拉的标志性建筑。

导游小黎告诉我们,国会大厦经过安检,市民、游客都可以随便参观。在国会大厦屋顶,可以俯瞰全城风光,市民可以把国会大厦踩在脚下,也象征“人民最大”。

我们经过安检,进入澳洲国会大厦。议会大厦为矩形,建筑面积达25万多平方米。议会大厦既是实用建筑,又是美学建筑,处处是花坛、绿树、灌木和草地。大厦周围绿树成荫,大厦两翼是多姿多彩的庭院和喷泉,构成了建筑与环境、人与自然、政治与社会的美妙结合。

国会大厦里有一个画廊,悬挂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以来历届总理和议长的画像。我们看到一批批中学生正在接受公民教育,进行议会政治的现场演练。如果巧遇参众两院开会,参观者可以坐在旁听席上听总理、部长们和反对党的辩论。在澳洲,政治没有暗箱操作,没有世袭权力,一切都由公民选票说了算。

在200多年前,一支由11艘船组成的舰队,载着七百五十名罪犯驶向澳洲大陆,在悉尼湾登陆。这批罪犯是澳大利亚最早的居民。随后大半个世纪,英国政府陆续把罪犯输送到澳洲大陆。这些罪犯的凶残和灭绝人性,从他们对待澳洲大陆土著居民的暴行中可见。他们象猎杀牲畜一样任意捕杀新大陆土著,连妇女儿童也一样亮出血淋淋的屠刀。当年蛮荒的土地和低素质人口,似乎注定澳大利亚是一个绝望的国度。

在国家兴衰的天平上,还有远比土地和人口素质更重要的砝码:那就是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好的体制把魔鬼进化成天使;把沙漠灌溉成绿洲。坏的体制把天使异化成魔鬼,把绿洲折腾成沙漠。英国把罪犯输送到澳洲大陆的同时,也给这块蛮荒的处女地输入了民主宪政体制。这是澳洲大陆最大的幸运,是英国给澳大利亚的最好礼物。

从第一批罪犯踏上澳大利亚的那天起,两百多年过去了,罪犯的后代在民主政治的滋养下,早已洗净了罪恶祖先凶残冷酷的习性,进化成绅士型的文明公民。今天的澳大利亚人是全球公认的高素质群体,澳大利亚也成为最适合人类住居的国度,是中国有产者优先选择的理想移民地。

邓小平说,好的制度可以把坏人变成好人,但不好的制度也可以把好人变成坏人。澳大利亚的历史彰显了这个真理,也昭示着中国的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