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当下

少思考多行动

 
 
 

日志

 
 

金钱能激励学生好好学习吗?  

2016-07-24 20:40:32|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摘编自《隐性动机》 作者 尤里-格尼茨(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经济学教授)、约翰-李斯特(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

  教育系统中引入金钱这种激励机制是一件颇有争议性的事情。但研究表明,如果把金钱作为即时激励,将会起作用。此外,用发彩票的方式给学生发奖金,给家长一些金钱激励也能帮助我们找到提高孩子学业成绩的最佳方案。

  尤利尔-金是高地市棕道高中的一名九年级黑人学生,年龄为14岁。尤利尔的妈妈特丽莎是一名高中肄业生。尤利尔是一个充满活力、性格外向且聪明的孩子,但是和他的妈妈一样,尤利尔也不喜欢上学,他的成绩在CD之间徘徊。

  虽然没有公然作弊,但是尤利尔常常会敷衍了事。比如,期末考核要求学生们全篇读完《杀死一只知更鸟》一书,而尤利尔只是大概浏览一下就算完成任务了。尤利尔属于那种处于边缘状态的学生——如果能加把劲儿,他应该可以顺利完成学业;如果放任自己,他很可能误入歧途。

  九年级学生凯文-曼西是一个矮个子的白人孩子,他有一头深色的头发,耳朵上戴着水钻耳钉。凯文-曼西喜欢玩滑板、打电脑游戏以及发明创造。他是一个聪明且富有创新精神的孩子:他曾用一个电动牙刷和一根吉他弦做成了文身小工具,然后给自己文身来吸引女孩子。凯文的妈妈在一家超市的糕点制作部门工作。

  凯文喜欢和朋友一起玩,而不愿意为学业费心。上课的时候,他会在桌子下面偷偷地玩电子游戏机;考试的时候,他常常作弊。凯文希望自己可以从高中毕业,但是他的考试成绩大多不及格,很难达到毕业的要求。凯文表示,如果不能从高中毕业,就去参军,他还打算考取一个普通教育发展证书。

  对于像尤利尔和凯文这样的后进生,到底什么样的激励机制才能让他们努力学习,完成学业呢?如果我们给尤利尔和凯文一些钱,或者给他们的父母一些钱,来刺激他们提高成绩,会管用吗?在否定这个方案之前,我们首先来考虑一下我们通常是如何激励他人做我们想要他们做的事情的。比如,我们想要激励大家更好地进行垃圾分类,或者购买更环保的车型的话,我们就可以用金钱激励他们这么做。那么,通过给学生金钱,是不是也能激励他们好好学习呢?

  当我们带着上述方案(通过给学生金钱来激励他们提高成绩)来到高地市第170学区的时候,我们的这一方案遭到了学校董事会成员的鄙视。毕竟,大部分成年人都认可学生们应该为了获得知识而学习。可是,残酷的现实是:公立学校系统中数百万的学生并不是这么想的。我们向学校董事会指出,孩子们应该自觉打扫自己的房间,但是他们却总是不打扫;孩子们应该每天认真刷牙、听家长的话,但是他们也没有做到;孩子们应该多吃水果少吃曲奇饼干,但是很多孩子的饮食结构都不合理;孩子们应该有主动学习的兴趣,但是遗憾的是,很多孩子并没有这种兴趣。

  学校的董事会成员进一步引用了一些研究成果来反对我们的提议:外在的激励机制(比如金钱)会抵消内在的激励机制(比如,对学习的兴趣、取得好成绩的愿望)。这听起来很熟悉吧?其实,他们所引用的正是我们在本书第1章中讨论过的一些经济学和心理学研究的结果(包括我们自己的研究)

  我们对学校董事会成员引用的研究成果表示认可,并且表示我们同样认为内在的激励机制是非常重要的,然后我们话锋一转,向他们指出这样一个事实:如果根本不存在内在的激励机制,那么就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被抵消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金钱奖励就会奏效。听了我们的话,学校的董事会成员无奈地叹气,显然,他们知道自己学校的学生们的情况很糟。他们非常勉强地表示,只要成功概率能达到50%,什么方案他们都愿意试一试。

  因为在教育系统中引入金钱这种激励机制是一件颇有争议性的事情,所以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尝试很少,而且大家也不太清楚如何实施这样的激励机制才最有效。首先,我们想到这样一个方法,那就是把金钱作为即时激励,不是在学期或学年末才给成绩好的学生发奖金,而是在学生取得某项学业成就的时候立刻给他们奖金,这样最能迎合青少年对即时满足的渴望(正如前文所说,行为经济学家已经证明,很多人对即时激励的反应强烈,而对延迟回报的反应较小)

  同样是基于行为经济学理论,我们又想到了第二个方法:用发彩票的方式给学生发奖金。彩票是一种极佳的行为经济学测试工具,因为人们常常会对小概率事件发生的概率估计过高。比如,赢得某一州的强力球彩票的概率一般小于一百万分之一,但是很多人仍然热衷于购买强力球彩票,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总认为自己中奖的概率高于中奖的真实概率。(实际上,在美国大部分州,中强力球彩票的概率比被闪电击中的概率还要小。)

  我们认为,如果我们用发彩票的方式给学生提供奖金,把中奖的金额设置得很高,而把中奖概率设置得很低,那么学生们可能会觉得这样的奖金制度更有吸引力。因为学生们很可能会高估自己的中奖概率,而这种错误的认知却会激励他们更努力地学习。

  最后一个方法是我们在试图找出教育系统的生产函数包含哪些变量的时候突然想到的。我们应该设计一种激励机制让家长也参与到提高孩子成绩的运动中来,看看家长的行为会如何影响孩子们的学业表现。

  我们觉得,给家长一些金钱激励一定会有效果,这样做也能帮助我们找到提高孩子学业成绩的最佳方案。此外,让家长更努力地帮助孩子学习还会对这些孩子的兄弟姐妹产生好的影响。毕竟,如果家长决定给某个孩子辅导功课,那么不管其他孩子似乎就显得太不公平了。

  我们面临的问题虽然只有一个,但它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要想开展一项实地实验来测试上述方法是否管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需要花费很多钱,而遗憾的是,我们没办法筹到那么多钱。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