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当下

少思考多行动

 
 
 

日志

 
 

走出幻觉,走向成熟3  

2017-01-06 11:59:32|  分类: 投机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概念解释(下)

超市原理

在我看来,股民们大面积亏损的一个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正确率太高了!

------金融帝国

超市那种最后一次性付账的销售模式更能激发起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在结账前的采购中,如果是每拿一件商品就付帐一次的话,那么估计销售额就会出现下降。简单的说,人对于“次数”要比“数量”更为敏感。如果是收入的话,那么101元的收入产生的满意程度大于110元的收入。同理,对于支出而言,101元的支出产生的痛苦程度大于110元的收入。

这一点在市场上表现的也极其明显。为什么股市上牛市中的成交量大于熊市呢?因为交易者在获利的情况下更乐意于交易。这同时说明交易者并不是绝对客观的,而是存在相当大程度上的偏向性。也就是说,交易者更重视概率而不是赔率。

虽然市场上有“7赔、2平、1赚”的说法,但市场平均正确率却是高于50%的。我们虽然不可能精确计算市场的平均正确率到底是多少,但用一个简单的公式就能算出一个大概。用股市上,牛市成交量的总和/全部成交量的总和=全部交易者的平均正确率。一个奇怪的现象:我在身边的股民中,找到一个正确率低于50%的交易者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也可以试着找找看。

在我看来,股民们大面积亏损的一个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正确率太高了!假设,某股民在最短持有周期为两周的情况下,刻意降低正确率,那么就有可能实现长期的盈利。这又不符合大众的常理,难道亏损的罪魁祸首真的在于高正确率吗?

正确率的本质到底说明什么?正确率的高低,同预测水平的好坏并非具有绝对的相关性;而与离市策略具有更大的相关性!理论上讲,即使在随机开仓的情况下,只要止损的幅度数倍于止赢的幅度,那么正确次数就能数倍于亏损次数。所谓高正确率只能说明利润是被众多的人(次)平分,而亏损是由少数人(次)承担。由此看来,股民的高正确率,只能说明“利润兑现、亏损挂起”的癖好在起作用。简单的说,对于一定数量的利润而言,多数交易者希望是由更多的盈利次数与更少的亏损次数组成;而我希望由更少的盈利次数与更多的亏损次数组成。

交易者更愿意确定利润,而逃避亏损的本能,正好为我们找到了获利的武器。我再说一遍,所有具有再现性概率优势的交易方法,完全是来自于人性的不对称性使得市场产生的不对称性。像大众对待利润那样对待你的亏损,你就能长期盈利!

 

复利悖论

无论你承认无否,交易者追求的很多东西是永远也无法真正得到的。

---------金融帝国

如果我们能够每年获得40%的收益率,那么7年后资产就增长了10倍以上,20年以后资产就增长了将近1000倍。如果半年能够获利40%的话,那么10年后资产就能增长将近1000倍,而20年就能增长1000000倍。

年收益40%相当于每月平均获利2.8%,这是够低的收益率了。但如果你能够将这种微小的月收益保持20年的话,那么10万元的初始资金也能够变成一个亿!而如果你能够每年将资金增长100%,那么10万元的初始资金20年后能够变成1000个亿。要知道每年100%的收益率,只相当于每月6%的收益!

在我看来,201000倍的投资收益理论上来讲是可行的,但无论如何20100万倍的投资收益是绝不可能的。那么由此可以得知,一年超过1倍的收益如果能够稳定的话,那么就能产生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市场怪物”。由此可知,一年超过1倍收益率的交易方法,必然是不稳定的!要知道一年1倍的收益率只相当于6%的月收益,那么每月能够产生超过6%收益率的交易方法同样是不稳定的。

衡量获利速度的快慢有三个指标:正确率、赔率、交易周期。从“超市效应”中我们可以得知,正确率同赔率是互损的。即使全部交易环节都采用随机操作,那么正确率与赔率的乘积应该等于50%。如果我们能够通过任何交易技术将期望收益略微的提高,那么我们就可以具备期望收益优势。而这种期望收益优势在反复的操作中被不断的叠加,那么就能产生真实的钞票。如果这种操作周期足够短的话,那么就可能在短时间内创造出惊人的利润!而这种惊人的利润在长期的复利效应下,就能产生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市场怪物”。

如果站在市场怪物不可能存在的前提下,那么越短的交易周期,就必然会使期望收益降得越低。同时我们略微的期望收益优势,还会被交易成本所大量吞没。但这与事实并不相符,我们可以轻松找到短线快速获利的案例。那么结论就只能是获利速度与稳定性是互损!而稳定性说明什么呢?稳定性可以理解为交易结果与理论值的方差,或者是期望收益未来可能变化的幅度。在我看来,稳定性是最为重要的一个参数。他是决定着交易者生死存亡的问题,稳定性差意味着被扫地出门的可能性更大。即使期望收益是正值,但只要交易结果方差足够大的话,我们照样可能血本无归。如果说,交易者第一目标为“不亡”,那么我们就必须追求稳定性!

提高稳定性就必须降低获利速度,也就是说在期望收益不变的情况下提高操作周期。如果是期货市场的话,那么上面的说法还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仓位!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越重的仓位就能产生越大的获利速度。期望收益是每位交易者所追求的,那么交易者的陷阱就只剩下重仓与短线!

如果我对一位交易者说,我正在开发一种能够在未来20年后将10万元变成一个亿的交易系统。那么这位交易者通常会认为我的欲望太高了,甚至认为我是在做一个不可能成功的系统。有意思的是,也许这位交易者认为自己的目标很保守,只不过想通过日内操作来实现每周2.8%的收益。按照这种逻辑,他认为每周获利2.8%20年获利1000倍更容易!要知道,只要这位交易者能过在市场上活20年,那么他贡献的手续费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如果再加上移滑差价等交易成本,那么每周获利2.8%所需要的技术水平要数百倍于我。

我与很多人讲,我在交易事业上的“十年大计”时,他们都说我太贪了。但有意思的是,我的交易技术很粗旷,而更多的人都追求很多精确的交易技术。我保守的计算了一下,如果大多数人追求的交易技术能够实现的话,那么他将10万元变成一个亿最多用五年。我是说,更多的交易者对于交易技术的要求同对交易战绩的要求,简直就是一天一地!没错,对于交易技术而言,更多的人都觉得我不思进取;但对于交易目标而言,更多的人都觉得我异想天开。而在我看来,他们追求的交易技术,是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的幻觉!

很多交易者对于交易技术的选择,都抱着一种“射箭”的思维。无论我们最终能够射中几环,我们都要瞄准“十环”。事实上,交易根本就不是这样。如果我想射中“五环”,那么我就应该选择能够达到“五环”的交易技术。并且追求更高的稳定性,而最大程度的保证我能够达到这个目标。相信我,交易是一门“舍”的艺术。当我放弃了射中“十环”的可能性时,我选择射中“五环”的技术就有更大的稳定性。

相信我,对于交易技术而言只有“可行”或“不可行”两种状态。当你准备使用一种交易技术时,可以先计算一下成功后能够带来多大的利润。如果这种利润都让你绝对不可思议的话,那么就不要在这种交易技术上过多的浪费时间。当你知道利润是不可能实现、而收入又是巨大的时候,那么只可能是有更大的成本隐含在其中。如果你连成本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么使用这种交易技术无异于自杀!

 

鸵鸟现象

我是一位知道自己是在赌博的交易者,而更多的人是自以为在作交易的赌徒!

---------金融帝国

据说,当鸵鸟被猎人捕杀时,它们不是逃跑,而是把头钻在沙中。当他看不到枪口时,枪口就真的不存在了!中国人有一个特别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回避问题。不愿意接受的事情,我们就可以不去正视它,回避就是最好的办法。

我曾经受到过两次虚假业绩的伤害,差一点就让我血本无归。当时我真的痛恨这个市场太不公平!这样一来,我就陷入指责与牢骚中不能自拔......让我走出泥潭的是一篇和股市没有丝毫关系的文章《宽容的荷兰人》。如果一种现象你无法消除他,那么与其回避还不如正视他,从而承认他、接受他、研究他、合理的控制他。如果你连承认都不敢承认,那么你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合理控制他的。这样一来,我就承认并且接受业绩可能虚假这个现实,从而研究如何控制这种风险对自己的伤害。慢慢的,这种理念甚至成为我其后交易策略形成的一条主线,那就是:从对抗到包容。

至此,在我的词典里已经没有“忌讳”二字。我们忌讳的通常都是真实存在事物,只不过我们不愿意接受所以才忌讳。那么这里就说一下大多数股民们忌讳什么吧。

首先,是“怕亏情结”。大多的股民都不乐意于面对亏损,很少有股民在交易之初就计划好亏损、更不用说把亏损设计为交易策略的一部分。无论你是否承认,只要是做交易就有可能亏损!“盈利兑现、亏损挂起”虽然能够暂时的对亏损视而不见,但通常未来都要承受更大的代价。既然与亏损对抗不会有什么结果,那么我就想办法包容亏损,用利润来对冲亏损。反正怎么交易都要亏损,那么我与其被动的接受亏损,还不如主动的、有计划的、有步骤的去亏损。当我完成买入(开仓)交易以后,全部的工作就是对亏损的控制。盈利嘛,不用管他、随他去吧,他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现在的我真得很轻松,回头看看那些忌讳亏损的人,他们活得真得很辛苦。一天我在股市里等人,看到一位股民十分钟向他的同伴问了八遍“你说过两天能不亏损吗?”这种亏不起的心态,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上涨没他事,下跌他肯定跑不了。其实学会止损只是初级标准,然后要不忌讳亏损。当你明白“盈亏同源”后,你就知道亏损本身就是最好的风险释放过程,这时你会爱上你的亏损。如果亏损是你永远也不能征服的敌人,那么为什么不将亏损包容、然后和他做朋友呢?我们可以不用同利润亲密接触,但对于亏损我们必须形影不离的对他照顾有佳。我绝对不是开玩笑,交易的真谛就在于像常人对待利润那样对待你的亏损,

其次,是“怕隔夜情结”。在期货市场上,由于很多品种的定价中心在欧美,所以晚上外盘的大幅度波动就很可能对交易者的隔夜持仓造成很大的风险。这种隔夜风险是确实存在的,而且我至今也没有找到这种隔夜跳动任何概率上的偏向。这样一来,在期货公司的怂恿下,更多的交易者都把不持有隔夜单作为自己的交易规则。道理很简单,很多交易者都曾经受到过隔夜跳空的伤害,自然就不愿再涉及这块伤心之地,而是陷入日内和重仓的误区。在日内的有限时间内,交易者基本上不可能靠放长利润来实现大赔率。自然他们就只能掩耳盗铃的追求高正确率了,通常最终的结果就是“零取整存”。事实上,我曾经也经常受到隔夜跳空的伤害(一夜亏损6位数),而且我深信以后也无法避免受到这种伤害。在我看来,隔夜跳空只不过是一种噪音,使得价格走势并非呈现连续波动的特征。那么理论上来讲,止损幅度就应该有一个下限,过小的止损幅度就是没有意义的。大的止损幅度自然就决定了仓位不能太重,这样一来我就用轻仓的策略来包容这种隔夜风险。

再次,是“怕赌情结”。一般来说,我同别人聊交易都是挺受人欢迎的。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反感我将交易同赌博相提并论。如果市场上、甚至是现实世界中根本就不存在确定性的话,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呢?两种选择,要不我们就自己来制造确定性的幻觉,从而生活在虚假的信念中;要不我们就正视不确定性、承认不确定性、接受不确定性、研究不确定性、合理的控制不确定性。遗憾的是,更多的交易者宁愿活在幻觉中,也不愿意面对不确定性。他们宁愿将自己的交易技术弄得模糊不清也在所不惜。这时交易者就不能使用确定的一致性交易方法,毕竟任何确定下来的交易方法都会立刻被证实不具有确定性。所以交易者只好毫无章法、随心所欲的完成交易行为。交易者天真的以为,众多具有不确定性的交易方法混合、搅拌在一起就能具有确定性。在我看来,我是一位知道自己是在赌博的交易者,而更多的人是自以为在作交易的赌徒!

最后,是“怕错情结”。如果谁能不犯任何错误,那么他将会快速的赚取整个世界。犯错并不可耻,逃避错误才是最可耻的!所谓“怕错情结”是指,不愿意主动承担责任的倾向。很多交易者在还没有行动之前,就找好了推卸错误的借口。其实明明已经做好了不可能改变的决定,但还要征求别人的意见。如果得不到他人的支持,那么就会继续征求其他人的意见,直到有人能够支持他的观点为止。这样的好处在于,当结果真的证实犯了错时,即使不能少亏一分钱,也能找到一个可以指责的对象。似乎对于他来说,自尊心比钞票更重要!

 

圆木桶理论

对于一笔获利的交易而言,你必须把各个环节都做正确;但对于一笔亏损的交易而言,并不需要你把各个环节都做错,只要做错一个环节就足够了!

---------金融帝国

两杯50度的水,倒在一起不会成为100度的水。这说明,我们根本无法将温度叠加。如果我们承认,任何的交易方法都无法指向确定的结果,而只不过是基于概率下的产物。那么我们是否也同样无法叠加概率优势呢?

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圆木桶理论”,木桶能够盛多少水,不取决于最长的那根木头,而取决于最短的那个木头。而你的木桶越复杂,那么就越容易出现更短的木头。事实上,交易也是完全一样的。一笔成功的交易需要正确的开仓、正确的持仓、正确的离市、正确的资金管理。而这其中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可能出现交易最终的失败。没错,对于一笔获利的交易而言,你必须把各个环节都做正确;但对于一笔亏损的交易而言,并不需要你把各个环节都做错,只要做错一个环节就足够了!

我见过很多在期货市场明明看对行情,但由于没有做好资金管理反而输钱的交易案例。表面上看,期货既可以做空又可以做多,还可以使用资金杠杆,似乎获利会更加容易。但事实上,期货市场更容易让交易者死的更快、更惨!道理很简单,任何一个环节的问题,都可能让你被市场扫地出门。

如果说一笔成功的交易,需要众多的环节组成。而你的每一个环节又都需要(依赖)多种的交易技术来完成。那么使你交易行为出现问题的可能就会更多,从而最终失败的概率就会更大。一点都没错,交易的成败不取决于你最大的优势有多大,而取决于你最大的劣势有多大。这也是我反复提倡交易应该简单而不是繁琐的原因,毕竟交易是一种“失败者的游戏”。

以前做手机销售时,我发现手机的质量同功能成反比。或者说,功能越多的手机,就越容易出现故障。那么交易是否也会出现同样的问题呢?如果我们交易的系统大厦过于庞大与复杂,那么是否其中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整个交易的“流水线”就会瘫痪呢?

 

点球原理

你需要知道的事情越少,获利就会越容易一些。

----------金融帝国

虽然我对足球并不算了解,但我老爸很喜欢看足球比赛。记得一次世界杯期间,我也受到流行潮流的影响而看起了足球。当一场比赛打成平局时,最后需要用残酷的点球大战来分出胜负。如此重大的赛事,我能够感受到选手那种巨大的心理压力。

我老爸对我说,射手的心理压力要比守门员大得多。我不理解其中的缘由,明明是一对一的对决,为什么会有一方的压力更大呢?老爸解释道:射手能否射好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技术,所以担心发挥不好就有压力。而守门员却更大程度上取决于运气!也就是说,即使不能扑到球,也不容易遭到观众的责怪。

如果守门员等到射手已经将球踢出,甚至是看出球运行的线路再做反应的话,那么基本上就不可能扑到球。守门员必须在射手起脚的一刹那,赌球射向的方向,否则就一切都来不及了。事实上,我们经常能够看到点球大战中,球射向左面而守门员却扑向右面的场面。明白我说的意思吗?守门员扑点球不是看出来的,而是赌出来的。如果是赌左、中、右的话,那么扑到的概率为33%;但如果等看出球的走向后再选择扑球方向的话,那么扑到球的概率为0%

不追求确定性还有可能成功,而追求确定性就必然会失败!如果将守门员扑球比做交易的话,那么三分之一的正确率在五倍的赔率面前照样可以获利,而追求确定性的交易者通常什么都得不到!

曾经的我在捕捉趋势时,还需要其他方法的确认、需要自己一定能够看懂行情。后来我发现,也许迟钝(需要更多的条件相当于一种条件的迟钝)能够提高正确率,但它也是靠丧失赔率来换取的。而真正意义上的确定性又是不存在的,再有把握的交易也是可能出现亏损的。在我们追求有把握的同时,又将自己的成本大幅提高,从而丧失了赔率。

后来我发现,看出趋势的思维方式是错的!趋势不是看出来的,而是赌出来的。我现在的思维方式是:大众用潜在的好位置换取钞票,而我用钞票来换取潜在的好位置。请注意,我是用真实的钞票来换取潜在的好位置,所以我通常都在输。我从来都不买彩票,这道不是因为彩票的成功率低,而是因为彩票具有负期望收益。即使彩票还是同样低的正确率,但如果我们能买到0.02元一注的彩票,那么投资彩票也是一条不错的生财之路。

相信我,我们从来都不可能“零成本”的知道更多的真相。所以说,你需要知道的事情越少,获利就会越容易一些。

 

小蝴蝶的故事

少则得,多则惑。

-------老子

这是我在幼儿园时听过的一个故事。也许我们这些成年人,应该回过头来再听一听小时候的童话,或许能得到一种更深刻的感悟。

一只小蝴蝶觉得自己身上的色彩不如同伴的好看,就请求上帝帮自己改变身上的颜色。上帝满足了它的要求,给它一种自由选择颜色的权利。上帝指着五彩缤纷的花丛,对小蝴蝶说:“你喜欢什么颜色,就在什么颜色的花朵上‘打一个滚’,这时你就能够变成什么颜色。”小蝴蝶欣喜若狂的先是在红色的花朵上“打滚”,然后又不想放弃蓝色的花朵。这样就又在蓝色的花朵上“打滚”,这时它又觉得黄色的花朵美丽......就这样,它在所有的花朵中都“打了一个滚”,最终它变成了一只黑颜色的蝴蝶。它顿时痛哭流涕,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只颜色最丑陋的蝴蝶。

人们的痛苦往往不是来自于没有选择,而是来自于选择太多而无所适从。所谓选择就是一种利弊的取舍,这个世界上没有全优的选择,否则就谈不上什么选择了。当交易者面对众多充满特色的交易方法时,通常无法进行适合自己的取舍。似乎每一种方法都有让自己获利的时候,同样每一种方法也都有让自己亏损的时候。这时交易者可能就不做任何选择,而希望能够得到全部方法的优势。

你可以选择“赤橙黄绿青蓝紫”中的任何一种颜色作为自己的交易方法。但如果你吸取了所有的颜色后,结果只能是什么颜色都没有的黑色!在叠加交易方法的过程中,不但将全部方法的优势进行叠加,同时也将全部方法的劣势进行叠加。

我很清楚大多数交易者的动机,他们只不过是逃避不确定性的存在。所有的优势等于可能捕捉到所有的利润,但所有的劣势又等于可能遭受所有的亏损(承担所有的成本)。事实上,如果一种交易方法能够具有明显的期望收益优势,那么虽然单次(微观上)无法找到确定性,但却能够实现长期战绩(宏观上)的确定性。有意思的是,交易者为了逃避微观不确定性的同时,将自己带入了宏观不确定性的深渊中。

 

损耗原理

趋势跟踪系统产生的大赔率在嘲笑众多小亏损的同时,也在嘲笑其他的分析方法、以及我的思考智慧。

---------金融帝国

在我们生活的真实世界中,存在着众多的极限。比如,速度的极限是(光速)每秒30万公里;绝对零度为-273.15摄氏度等等。同样在我们虚拟的市场上,也存在着很多极限。比如,RSI指标的数值不可能超过100,交易正确率不可能超过100%等等。

稍微懂得物理学的人都能知晓,极限是不可能达到的。并且越接近极限,每提高微弱的一步都需要更大的努力。回到我们虚拟的市场中来,同样也会发生这种越接近极限就会越困难的现象。比如,KD超过(小于)50后,就会出现涨跌对指标影响的不对称性。而且这种不对称性随着指标越接近1000)就表现得越明显。如果KD指标达到95以上,那么我可以预期其后指标数值下跌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这时涨跌对于指标的影响已经非常不对称了,微弱的下跌就能使指标回落,而巨大的上涨也很难使指标提高一点点。这就是技术分析中所谓“背离”产生的原因。因为从指标的设计公式中,就存在一种向中轴(50)回归的吸引力。

如果我们把这种原理运用到交易方法的组合中,同样会出现这种损耗效应。根据“树形原理”我们可以得知,任何分析方法都是基于概率下的产物。而概率永远不可能达到100%,那么这时两种分析方法的优势在叠加过程中就会出现损耗现象。

概率越接近100%,提高一点就越困难,而降低一点就越容易。同时由于分析方法都是概率下的产物,那么一种方法的概率优势就会在另一种原有方法极大概率优势的面前出现损耗。或者说一种方法的概率劣势在另一种原有方法极大概率优势面前加倍放大。

趋势跟踪系统产生的大赔率在嘲笑众多小亏损的同时,也在嘲笑我其他的分析方法、以及我的思考智慧。毕竟趋势跟踪系统的正确率通常在40%以下,那么靠其他技术来规避假信号将会变得非常容易。甚至我们随机的放弃一次信号,结果都有可能是避免了一次亏损。问题是,万一我们放过了一次真信号指出的大行情时,不但我们之前所作的全部努力带来的“好处”都会荡然无存,反而会出现得不偿失的结局。当趋势跟踪系统的赔率极大时,架构在趋势跟踪系统上的行情研判,就必须具备极高的正确率才有意义。想一想,如果你研判行情能够有极高的正确率的话,那么你还要趋势跟踪系统干什么?悲观的说,无论你使用趋势跟踪系统,还是自我的主观研判都能够实现不错的交易利润。但将他们组合起来的结果,很可能是不如单一使用其中的任何一种方法。

 

依赖现象

把自己的钱袋,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是一件最为愚蠢的事情。

---------金融帝国

你可以推卸责任,也可以走向成熟;但你无法即推卸责任又走向成熟。

---------金融帝国

我不知道是因为中国人的天性,还是因为我们所受到的教育,总之中国人更喜欢依赖于外在的事物。这一点同美国人的风格截然相反。一位父亲对他的孩子说:“你从桌子上跳下来,我会接着你。”孩子真的跳下来了,但父亲却没有接着他,结果摔得孩子很痛。孩子指责父亲说:“你为什么骗我?”父亲说:“这个世界上你能够相信和依赖的人只有你自己。”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事实上这确实是美国人风格的真实体现。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美国上个世纪初关于实施“百日新政”探讨中的一段对话。弗兰克林准备动用国家资金购买过剩商品进行销毁,并且给每位储户的账户中增加一定数量的美元。反对者指出:“这会动摇我们引以为豪的‘民族责任感’”。

美国是一个讲究自由的国家,自然也就讲究每一位个体的责任感。中国则不同,小的时候我们就受到这样的教育:相信别人,相信政府,服从政府;政府会为每一位公民负责,公民可以完全依赖政府。这样一来中国人就丧失了最为宝贵的责任感,我们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为自己负责。

我惊人的发现,中国股民会把某某事物当作“救世主”,又会把同样的事物当作“出气筒”。请注意,是同一事物!更有意思的是,这种事物会不断的被交易者当做救世主、出气筒而不断循环。

交易亏损了,就是股评的错、国家的错、上市公司的错。似乎自己从来都没有错!在行情低迷的2005年,各大论坛上怨声载道。有骂证监会的、有骂政府的、有骂上市公司的、还有骂股市黑嘴的。说真的,我还真的没有听到骂自己的!我就奇怪了,哪个国家的政府能够让股市只涨不跌;哪个国家的股市能够没有业绩虚假;哪个国家的分析者能够次次正确?

新股民通常把股评奉为神灵,然后就是相信股评、依赖股评、指责股评;事情还没有结束,然后是继续相信股评、继续依赖股评、继续指责股评;事情仍旧没有结束,然后是仍旧相信股评、仍旧依赖股评、仍旧指责股评。股民不光是这么对待股评,而是对待任何事物都是这样。

更有意思的是,股民在咨询他人意见的时候,通常是抱着事后推卸责任的动机。没有人愿意真正的征求别人的意见,他们通常想要的不过是认同与支持罢了。如果第一个征求意见的人,没能认同他的话,那么他会征求第二个人的意见,直到得到支持为止。如果最终自己做对了的话,那么他会认为是自己的高明。如果最后做错了的话,那么他会认为是受到别人的误导。有一点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愿意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呢?难道这是一种自虐倾向?这就好像,二战时期中国受到日本的侵略。几十年后的我们不但不把这当做一种难以启齿的耻辱,反而当作一种寻求同情与指责别人的资本。难道受害者的位置真的这么具有吸引力吗?真正的强者不需要同情、真正的强者不会去指责任何人!

现在的我从不指责任何人!我相信强者的逻辑应该是:任何能够伤害到你的事物,而你又对这种事物无能为力时,那么这种事物绝对是没有任何错误的!只有当你能够使伤害到你的事物付出代价时,那么对方才能算是犯了错误。也许你不是强者,我允许你指责。但请记住,你只能指责一次、并且在指责过后就再也不能相信它了。一句关于感情的名言: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除非是你自己愿意受到伤害。骂过上市公司业绩虚假的交易者,你们以后就不要看业绩报告了。我骂过上市公司的业绩虚假,而我又无法避免这种虚假的情况,所以我以后再也不看业绩报告了。我受到的伤害是值得的,毕竟我往前走出一小步。    

 

绿草坪效应

请不要羡慕任何人,交易获利的关键在于:守住自己的“道”。

--------金融帝国

一山望着一山高,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或者说,在草原上你总会觉得远处的草坪比脚下的草坪更绿。我在生活中也发现过这种现象。在一条繁荣的步行街上散步,我从各个方向都能看到正在消费的人们。我似乎感觉到所有人的生活都比我优越,似乎人们都在不停的进行消费。哎,人家那样才能叫做生活。

后来我发现这里有一个重大的误区。我不是天天出来消费,那么我看到的这些消费者是否也并非天天出来消费呢?我时刻都能看到不停消费的人群,但他们事实上并非都是同一个人。可能我一天中只有少数的消费行为,也能融入这个连续消费的场景中。我能看到不停消费的人群,但不等于人群中的人都在不停的消费。

我曾经听到有人说:“张三在1800点就指出上证指数能够涨到4000点,他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分析大师。我说:“如果大盘现在跌破1000点,你会说李四的观点太神奇了,他是名副其实的分析大师。”期货市场上有这么一句话:吹牛大旗永不倒,吹牛之人轮流换。

股市任何时候都能找到过去一段时间观点正确的分析师,并且媒体也乐意于挖掘这种事后合理的现象,从而证明市场是能够被看懂的。请注意,总有观点正确的分析大师,并不等于有某位分析大师的观点总是正确。

我想说的是,任何市场参与者都有高潮和低谷,也都有“占便宜”和“吃亏”的时候。大家不要羡慕任何人,交易获利的关键在于:守住自己的“道”!别人赚钱就眼红、别人获利就模仿,那么你就会陷入“学习效应”的怪圈中。任何人使用的交易方法都是基于概率的,根本就不存在能够看懂行情的人。否则市场就会失去其存在的根基!

 

焦虑原理

人的一生总是在追逐确定性,认为只有得到确定性才能使自己感到安全。事实上,确定性是不可能追求得到的。而只有意识到确定性并不存在时,我们才能使自己的内心得到安宁。

----------摘自《短线交易大师:工具与策略》

对确定性的追求,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也可以理解为对完美的追求。这是由我们每一个人的本能所决定的。如果我们失去确定性的话,那么就会陷入一种可怕的恐惧当中。从理智上来讲,不确定性是居于“得”与“失”之间的一种状态,他优于“失去”,但劣于“得到”。有意思的是,从心里学的角度上讲,不确定性比失去更为可怕。我相信大家绝对不认同我的说法,毕竟这不符合逻辑!下面就请我讲述几个真实的故事吧。

如果你赶12点的火车,但路途中却遇到交通堵塞。对于你来说,能否赶上这班火车是不确定的。这时你会非常的焦虑,甚至会焦急的坐立不安。有意思的是,假如你最终知道火车已经开走了,你反而会定下神来,只是品尝着后悔。心理学指出,人们往往在事情发生时,反倒不是很在意,而在事情可能发生的阶段最为焦虑。

二战期间有份研究报告曾指出,战斗机的驾驶员非常容易焦虑,因为每一次出动都可能被击落。有些驾驶员甚至想选择一死,如此就不用担心会被杀或受伤,他们索性抱着必死的信念去撞山;很多逃亡的罪犯最后选择投案自首,这并非他们良心发现,而是因为他们实在受不了可能落网的心理恐惧。他们宁愿选择自首来彻底消除可能落网的心理恐惧;我见过一些恋人,在一方因某种原因思考是否应该分手而犹豫不决的时候,另一方因实在受不了可能分手的焦虑不安,而主动选择放弃这段感情。

做期货的朋友,可能会有与我同样的感受。我为了提前知晓第二天可能出现的盈亏,而情不自禁的在晚上关注外盘走势。其实外盘与国内市场并非100%相关,有时还有可能走出截然相反的走势,但大多时候却是同步运行。当每次行情做反,最难受的时候并非第二天确定亏损了几万元,而是在前一夜只是知道第二天可能亏损的时候。有的时候这种焦虑真的让人难以入睡,而通常无论第二天损失多么惨重,我都能很快地接受并且适应。可能出现的亏损,比确定的大幅亏损更加可怕。

不可思议吧,人通常真的是不符合逻辑的。如果一个交易者不能战胜自己的心灵,那么他的行为可能更注重确定性而不是利润。人的一生总是在追逐确定性,认为只有得到确定性才能使自己感到安全。事实上,确定性是不可能追求得到的。而只有意识到确定性并不存在时,我们才能使自己的内心得到安宁。焦虑原理最为主要的一个提示就是,建议交易者放弃对不真实的确定性的追求。

这种“焦虑原理”通常能够形成一种巨大的恐惧,从而使得交易者可能无法挺过交易系统中付出成本的阶段。即使我们的交易系统是采用保守性原则,来设计出合理的资金管理模块,从而保证账户资金的长期安全性。但是我们仍旧不知道成本具体需要付出到什么时候,或者说还需要亏损多少钱才能熬过“交易的冬天”。这时交易者有可能在焦虑中,放弃未来能够给自己带来巨大利润的交易系统。正是这种也许明天就能够开始下一次的辉煌,也可能还要继续亏损一段时间的不确定,使得交易者心力交瘁。我们可以很轻松的在历史走势中测试系统的有效性,但可惜我们无法测试出心理反应对“按系统操作”可能带来的影响。当我们作系统测试时,可以问自己是否能够承受30%的资金回撤幅度,但我们无法设想那一时点上可能出现的心理问题。

 

赌场原理

对于赌场而言,赌博的结果具有微观不确定性,以及宏观确定性。

---------金融帝国

赌博是一种“上不了台面”的行为,也是一种被大多数人所不耻的行为。那么有没有靠赌博为生的行业呢?在美国的拉斯韦加斯、中国的澳门,都存在着众多的赌场。而赌场的经营者确实能够靠其为生,甚至还能实现丰厚的必然利润。难道赌场的经营者不是在赌博吗?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彩票的发行者也是靠赌博实现必然盈利的。

对于赌场而言,他与每位赌客的赌博结果是不确定的。但当他与足够多的赌客进行赌博后,就能产生必然的利润。这种利润来自于赌博规则对于赌场略微的概率优势。也就是说,对于赌场而言,赌博的结果具有微观不确定性,以及宏观确定性。甚至,当赌场与足够多的人次进行赌博后,最后收益率都能够通过数学公式计算出来。并且赌博的次数越多,计算得出的理论数字就与最终的实际结果越接近。

从人类的科技发展史来看,早期的经典物理学,把世界描绘成一座精确的大钟。未来是可以通过绝对的因果关系进行预测的。牛顿在尝试股票交易后,曾经说过:“我能够精确的计算出天体的运行,但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狂热。”事实上,几百年前天体的运行就能够被人类精确的计算。后来爱因斯坦提出的相对论,虽然使得经典物理学大厦崩塌,但是仍旧没有彻底的放弃因果关系。最近的科学发现,都在反复证明。对于观察者而言,能够预测的线性因果关系并非常态,而不可预测的非线性关系才是世界的常态。虽然线性因果关系能够解释简单系统,但仍旧有无法解释的两种情况。一个是复杂系统。即使天体再庞大,能够产生作用的因素却极其有限,因此他仍旧属于简单系统。对于复杂系统,可以用混沌理论加以描述。经典物理学虽然可以计算出天体的运行,但却无法计算出小溪流过岩石产生的波纹。另一个是微观世界。在微观世界中,对于电子运行轨道的描述就必须使用“波函数”,从而无法给出确定的结果。这就是著名的量子理论。简单的说,就是对于电子出现的位置而言,单次结果具有不可知性;但多次结果可以用“波函数”这种几率波进行精确的描述。有意思的是,量子理论与赌场的盈利模式具有惊人的相似,那就是:微观不确定性,以及宏观确定性。

我不得不感叹世界大同。老子说过:“治大国、若烹小鲜”。原来最高深的科学与最低俗的赌博具有同样的道理。那么我们交易的市场是否也会出现这种现象呢?答案是肯定的!市场上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指向唯一确定的结果,否则就会产生市场怪物。那么所有的交易方法都是基于概率的产物!这样一来,交易的盈利模式与赌场的盈利模式就别无二致了。所不同的是,赌场靠规则上的概率优势实现长期的必然盈利;而交易者靠人性的不对称性建立起来的概率优势实现长期的必然盈利。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