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当下

少思考多行动

 
 
 

日志

 
 

杰西.利弗莫尔:投机之王2  

2017-03-28 19:08:02|  分类: 投机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04章 第一次赚大钱

波士顿的劳森(这是纪念他所用的绰号)是划过股市上空的流星之一。他是优秀的操作者之一,只是因为无法遇见的情况,他很快就暴仓了。很多人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快速成功,成为传奇人物——然后就破产了。以托马斯·劳森为例,他就沉浸在过去的恐怖记忆中。

波士顿的劳森在20世纪初赢得了自己的名声,因为他能对股价波动施加影响——虽然他的著名成功来自不正当的操控。

劳森的操作方法需要一个“形象代言人”,所以在1905年秋天他找到了利弗莫尔。他知道利弗莫尔正在为“惨烈的亏损”痛苦不已——利弗莫尔无法按照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过日子。另外,劳森正确地判断出利弗莫尔还欠经纪公司一些好心人各自几千美元。当然了,劳森也知道利弗莫尔在纽约交易场内是失败者——失败者就是指不能预测价格的方向。劳森认为如果自己让利弗莫尔在前面替他做“形象代言人”,

他自己就可以躲在后面操作了。

如果场内交易者傻乎乎地认为伟大的市场操作者比较笨拙,那么伟大的市场操作者就会取得极大的成功,过去一向如此。如果交易所经验丰富的交易者认为“形象代言人“很笨,也有什么资源,那么伟大的市场操作者成功的概率更大(这是证券交易委员会诞生前的操控方法)。

事实就是这样,当杰西·利弗莫尔以“专家”的头衔回到市场时,他不再代表自己操作了,他是劳森的代理人。根据华尔街的潜规则,代理人必须严格按照主人的意思办事,不准“有不同意见”(在替赞助人执行订单时可以替自己的账户下同样数量的订单)。

当利弗莫尔出现在纽约的金融界后不久,他到过去自己开户的经纪公司开户并存入了劳森的资金——开始“正确地”做事。报价室的人一开始还疑心重重,但他们很快就忘记了利弗莫尔以前的失败,似乎他从来没失败过。利弗莫尔很精明,但这次没吭声,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这事很快就让几个生意人知道了,这些人曾经都是市场中的“高手”;几个交易者开始崇拜他了,都催促利弗莫尔帮他们操作账户,他们都确信利弗莫尔的市场感觉比他们强。这些交易者让利弗莫尔替他们交易,利弗莫尔可以得到10%到20%的利润提成——且不用替亏损负责。

但是利弗莫尔认为他们太笨了,他们不知道利弗莫尔已经向波士顿的“朋友”做了承诺,他要帮“朋友”做事。利弗莫尔很清楚,帮别人理财并不能致富,帮别人理财麻烦太多,不值得。所以他聪明地进行还价。

他的建议并非是原创的,也不是独特的,但确实是有效的方法。总而言之,出资方提供资金,利弗莫尔负责交易,如果利润等于起始资金,那么利弗莫尔就成为出资方的合伙人,从那时开始,账户的利润分配就是50:50。

在1906年春天刚到来的时候,利弗莫尔和一个匿名客户还真的达成了这样的协议(通过一个纽约经纪公司达成的)。

很自然,利弗莫尔并没有告诉劳森他在替别人理财。他认为劳森肯定不会知道的。与此同时,他要义不容辞地照顾好劳森的利益。

利弗莫尔为“合伙”账户试探性地做了几笔交易——都是小亏。

后来他说“要接受小亏损并让利润奔跑”,这句话很出名,大家都认为他是投机方面的专家。他向听众强调说:你必须学会接受亏损”----他自己在这方面吃了不少苦果子。

到了3月,波士顿的劳森命令利弗莫尔做空联合太平洋股票。利弗莫尔毫不犹豫地执行了主人的订单,他的预感告诉他他的“合伙人”帐户也要这么做。

持有联合太平洋的人(在那个缺乏监管的年代,这只股票是别人操控的对象)很快就发现了似乎有人在有勇无谋地“袭击他们的股票”(想通过做空打击市场)。当他们知道是杰西.利弗莫尔干的以后,他们非常高兴。然后联合太平洋开始上涨——涨的慢,但很无情——利弗莫尔真是自挖陷阱啊。利弗莫尔、他在波士顿的客户、还有他的纽约合伙人在上涨的市场中不断做空联合太平洋,这简直就是自取灭亡啊。交易所场内的买家很清楚,因为利弗莫尔一直在做空,他无法在高价回补这些股票的。他们都在等待鲁莽的空头破产。

利弗莫尔承认:“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要持续做空联合太平洋,”但是他大胆地说:“我一点也不担心……”

也许他不担心,但是他的经纪公司很担心。他们要求利弗莫尔追加保证金——但是利弗莫尔用三寸不烂之舌把他们哄安心了。他在和非正规经纪公司斗争时就练会了吹牛大法,利弗莫尔向经纪公司保证很快就有资金“从北方”过来(也就是指波士顿)。

同时,利弗莫尔在纽约的客户已经坐立不安了,客户抱怨说:“你当然可以稳坐钓鱼台,因为你不担心亏钱,但我会亏掉所有的钱啊.......

利弗莫尔大胆回答:“你错了,我的风险比你大多了。我也有可能犯错。”

对利弗莫尔来说,判断错误比亏损资金还难受。罗素·塞奇曾经说过:“任何人都可以赚到一美元,但只有聪明人才能守住钱……”利弗莫尔就不把钱当作一回事。

至少从这个角度来说,利弗莫尔根本就算不上一个聪明人,简直就是一个失败者。对他来说,金钱只有两个功能:第一个功能最重要,是证明他对市场的判断是对的;第二个功能,维持生活。他从来就不存钱,每次他对市场的判断正确了,他就把赚到的钱花掉了,以享受生活。

对于利弗莫尔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第一次大手笔操作而言,在不断上涨的市场中持续做空了几万股,简直就是叫他的“客户”----也就是他的合伙人---破产。只有奇迹才能拯救他们。

1906年4月18日早上5:13分真的出现了奇迹,旧金山发生了大地震。一眨眼之间,所有的金融机构——银行、经纪公司、高楼大厦---都消失在地壳之下。就象是上帝挥了一下手,整个斯坦福大学都陷到了地面以下。几千个人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生命。地震发生后,所有往返于西海岸的资金都断掉了。

地震新闻给纽约股市带来了轩然大波。联合太平洋和其它股票一起直线下跌——利弗莫尔快速回补了空头仓位。几天后,这位“精明的投机者”总结了一下这笔战役,他说成托马斯·劳森的,并支付了合伙人30多万。

然后他犯了一生之中一系列错误中的第一个错误,他在报纸上吹嘘自己的成功(当然了,从没提到过他的合伙人),波士顿的劳森知道了这件事。劳森认为利弗莫尔赚入口袋里的100多万其实是属于他的。

我们并不知道利弗莫尔是如何回应的……当然了,他不想放弃一分钱的利润;劳森成了他的股市对头。

幸运的利弗莫尔考虑周到,他奇迹般地成为了成功的投机者;现在他想把他的账户增值到第一个100万。

他去做了,不过是用奇特的方式做的。第一次赚大钱后,他得意洋洋地决定开心过日子。为什么不这么做?他快30岁了,他是已婚人士——但没孩子,他习惯了奢侈享受。对利弗莫尔来说,享受就是在舒服的床上享受女人。(直到他去世前他都是这样享受生活的。)

1906年夏天特别热,杰西·利弗莫尔到萨拉托加“享受”生活去了。

每天上午他会跑到当地的报价室去,就像是一个著名的重要成功人士一样。杰西下午会去赌马——赌的不多,他并非把这个当作体育项目,而是和比他更富有的人寒暄一下-----这些人懂的比他还多。杰西·利弗莫尔穿着得体——斜纹软呢服,高耸的箭领和细细的领带——反应了一个成功的年轻生意人形象。为了显示自己的富有,他戴了一副黄金夹鼻眼镜,眼镜用漂亮的黑丝绸挂在颈子上。

利弗莫尔满面通红,信心十足地到处偷听消息,和别人寒暄,传播消息——结果他犯了一个大错。华尔街的原则是:“不要犯错“;然而利弗莫尔的原则是:”不要第二次犯错”。亚里斯多德曾经说过:“苦难能带来真知”……在思维上和行动上,利弗莫尔都应了亚里斯多德的话。他在萨拉托加享受生活时花了不少钱,账面的钱少了很多,他突然决定,必须弥补这个漏洞。

根据著名的“水位”观点调查,市场会上涨,而市场在夏天已经上涨了。利弗莫尔认为那些相信市场还要一直涨的人是“傻瓜”于是他立刻做空了。因为他第一次赚的钱来自联合太平洋,所以他决定还从这只股票开始。这次市场大众都准备好了,都在等他——这次不会有地震。他们都在耐心地等待利弗莫尔来袭击他们的股票;然后他们快速“向上拉升洗盘”(在不同交易所的场内同时发力拉升或打压股价)。如今这个方法是被法律禁止的。

利弗莫尔看着联合太平洋快速上涨,他错误地分析了一下:“如果在160美元认为价格太高了,从而做空它,那么到了165美元更要做空它。”他加仓做空。

这次另外一件——无法预测的事——把这个前波士顿报价男孩搞破产了。

联合太平洋突然宣布股票分红10%,作为“额外”奖金,股票急速上涨。利弗莫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25万多美圆,在上涨中蒸发了。

他发现自己30年来第3次破产了。这次不能怪别人,不过他也不会怪自己。他要认真总结自己的错误。这位破产的交易者看明白了一件事,报价带的波动不能精确地猜测价格波动。图表技术也不能预测未来的价格波动,交易赚钱其实更难。

在拼命研究自己犯错的过程中,他很快就发现了仅仅研究股票的基本面(账面价值、市价和盈利的关系,和红利的关系等等)是不够的。很有必要知道管理层未来动向的内部消息。尼尔·德鲁恰到好处地讲了一个格言:“没有内幕消息就玩股票的人相当于在月光下买母牛。”利弗莫尔发现了这句话的真理,他向自己发誓,如果他不是内部人士,如果自己没有掌握分红,支出等有用的信息,他就不会交易。

不过,在他从上市公司董事嘴里撬到足够消息前,他要凑齐足够的资金。他迫使自己放下骄傲,回到纽约再次去拜访“前合伙人。”

这次利润分成还是50:50,这位手上的投机者决定用整个账户做空大北方股票。这次他的直觉(即使是如今最崇拜他的人也搞不懂什么叫直觉)起作用了,他第二次大赚。不过和市场高手相比,他还是不行,他并没有赚到第一个100万。

现在利弗莫尔已经有了不少钱了,可以继续成为华尔街成功的成功投机者了,他会怎么做呢?节约资金,准备下次的战役?噢,不——他可不想在1906年的冬天困在这个寒冷的城市里。利弗莫尔买了一张卧铺票,跑到了佛罗里达州最好的度假胜地——棕榈滩——他在那里钓鱼。

利弗莫尔第一次租了“游艇”到湾流海面钓鱼,他又恋爱了。当他看上了一个美女时,他自己就上钩了,他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利弗莫尔讨厌租用东西,他渴望用自己的钱购买任何东西,因此他决定购买一个真正的游艇

他有野心,他希望自己的名声至少会像“银色狐狸”——詹姆斯·R·基恩一样。基恩擅长于研读报价带,非常尊敬渔夫和驾驶游艇的人,利弗莫尔为了向成功的偶像靠近,忙着学他。1792年在华尔街的悬铃树下进行了第一次交易之后就出现了一个格言:“没人和失败者做生意”。利弗莫尔在金融方面多次失败,他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当他在非正规经纪公司第一次赚钱时他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从那时开始,他就疯狂地渴望财务上的巨大成功。

利弗莫尔在1906年到1907年的冬天提前结束了在棕榈滩的假期并回到了华尔街。当时股市每周开盘6天,只要让人们相信了“大众总是错的”这句格言,就可以把任何人忽悠到股市来——包括大街上的人——赌徒就更不用说了。

利弗莫尔真是幸运,这次他又对了。

他做空森蚺股票赚到了第一个100万.市场开始慢慢下跌,这次利弗莫尔变聪明了,他在下跌的时候兑现了利润。后来他曾经这样说:“要兑现利润,哪怕是为了看看这些钱。时不时看看自己的钱是有好处的……”

但是利弗莫尔做不到把钱拿在手里不花,最好还是去花钱。他原先的宏大计划是利用股市的下跌赚钱,结果为了享受生活,他跑到欧洲去了。根据他的假自传,他当时“大约有75万美元……”

还好他没有在欧洲待很久。1907年夏末他回到了市场---开始重仓做空。

他非常自我,后来他解释说自己喜欢做空是因为他发现了“有空头在操控。”

事后来看,他真正赚的钱是靠做空赚来的——他总是做空。他后来很后悔,他太固执了,在爆仓前总是不愿意承认错误。这次他又发动了空头战役——这次他采用了对冲仓位(空头仓位比多头仓位多一点点,这样可以迷惑场内的交易者,但总体上他是做空的)。

市场在秋天变得相对稳定,此时利弗莫尔的空头仓位很重了。市场连续多天像无缰的野马——没有方向。华尔街很多人都在说要财政紧缩了。股价开始下跌。

在约翰·肯尼迪总统时代一般不会出现恐慌事件——林登·B·约翰逊则改变了现状——我们的国家总是发生金融政策上的巨变。1792年首次发生金融恐慌以来,每次金融恐慌都会出现信贷限制,或者叫“收缩银根”。1907年10月华尔街发生了严重的恐慌信号。

不但银根被收缩了,实际上根本贷不到钱,除非用非法手段。活期存款的一年期利息疯涨了——100%,甚至更多。银行立即收回投资于证券的贷款,恐慌突袭而来。

1907年10月24日是华尔街的“灾难日”,从那个悲惨的日子开始,没有人报价买入了,几乎每家华尔街的公司都陷入了绝境。也就是在发生金融恐慌的这天杰西·利弗莫尔发现自己成了百万富翁——账面上的。

也就是在同一天J·P·摩根迫使其他资本家打开保险箱到市场中去买入。

不管杰西·利弗莫尔过去的绰号是什么,反正他不是“笨蛋”。他通过报价带发现有人在买入,所以他打了几个电话。当他发现是谁在买入之后,他立刻回补了仓位。他心理清楚不能和摩根对着干,当他的最后一个订单在收盘时成交时(当交易所场—当天的交易就停止了),杰西·利弗莫尔发现自己成了百万富翁。

他从16岁开始追逐致富的梦想,一路上充满了荆棘坎坷,他也学到了此生要学的东西。但是就像有些领导一样,领导叫下属不要醉酒,自己却常常醉酒;利弗莫尔虽然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他不够清醒。现在他的银行帐户中有了7位数字(不考虑小数)他搬到了河边大道194号的豪华公寓——他还买了游艇,取名叫威尼斯的安妮塔。

在当时,乔治·杰·古尔德(杰·古尔德的后嗣)喜欢骄傲地在大西洋驾驶他的300英尺长,有3个金属螺旋桨的游艇;J·P·摩根则喜欢驾驶着传说中的海盗船在海面上漫游。新富的杰西·利弗莫尔好不害羞地跑到劳埃德那里注册了安妮塔这个名字,并在船头上挂上了哥伦比亚游艇俱乐部的红白蓝三角旗。

安妮塔总长202英尺,是蒸汽纵帆船,结构复杂——和这位投机者百万富翁的形象很搭配。他对游艇的热情不亚于股票,利弗莫尔很快就沉浸于游艇之中了。他搞到了美国海军军官舰桥大衣,灰色法兰绒裤子和船长帽子,他很享受地在冬天开着游艇去了佛罗里达。

他更感兴趣的是关于他对莉莲·罗素有兴趣的谣言……

 

第5章 棉花之王

当时莉莲·罗素叫“美国美人”,是珠宝商吉姆·布拉德利的情人。她喜爱珠宝,当然——她的爱人更爱珠宝,他把钻石缝在裤子上做装饰。珠宝商吉姆过去是纽约中心区的信使,后来成为了纽约最出名的百万富翁。他喜欢在半夜到高楼的顶层享受美餐。整个城市都在谈论他。

利弗莫尔在纽约市搞社交,自然要结交这些趾高气昂的大亨,并和他的情人有了关系。警察的公告状告利弗莫尔和珠宝商吉姆的女人约会,还开船把她带到了佛罗里达,他则为此兴奋不已。

他在股市赚了大钱(恐慌引起的奇迹)以后就带着女人跑到南方,这点对他的股市生涯来说并不重要。对他来说,跑到佛罗里达去钓鱼才是重要的。

他在棕榈滩的E·F·哈顿公司以及其它公司的报价室建立起来的友谊影响了他的一生。因此他在当时了解到了商品期货。

利弗莫尔自己承认(但从不向别人承认)他的第一个100万是纯粹靠运气赚来的,他已经明白了影响股价的各种因素的复杂性。不但要考虑价值面,还要考虑人的因素——持有很多股票的人、董事、他们如何支出,联营情况以及他们的力量有多大。

他很快就发现了商品期货的问题要少些,因为商品期货的价格是根据供需来的。他在佛罗里达经纪公司里和一些朋友交谈,最终他决定把注意力从股票转到商品期货。

商品交易涉及到两个市场:现货市场(在当前月交割)和期货市场(在未来某个月交割)。还有两种交易者:对冲避险者和投机者。

对冲避险者买入期货是为了防止库存中的价格出现太大的变动。比如,如果面包商在卖出一块面包,他是根据小麦面粉的价格给面包定价的。他在1月时希望他在7月还能生产价格为150的面包,所以他要以特定价格买入7月份小麦以保护他未来的库存。换句话说,他已经对冲了他的生意在7月因为小麦价格上涨带来的风险。当然了,对于其它月,他可以采用类似的方法。

商品期货中的投机者和股票投机者的目的一样——从价格的变化中获得利润。奇怪的是,大众反对股票投机,却不反对期货投机。因为在商品期货投机可以为市场提供流动性,而这是必须的。很明显,如果所有的面包商都买入了7月份小麦,而农民想提前卖出他们的小麦,他们要找到买家,投机者此时可以进场填补这个空缺。商品交易就是同样的道理。

但是利弗莫尔学到了商品交易其它方面的知识,然后他就买入了小麦合约(500蒲式耳)。只要少量的资金就可以控制大量的金额。因为他交易的合约在未来几个月不用交割,他也不用支付利息——当活期存款利息暴涨时利息率会毁了投机者的帐户,考虑到商品投机者能够控制的总金额,那么对应的佣金和证券交易所相比就少多了。也就是在此时,像杰西这样的活跃交易者才痛苦地明白了经纪公司赚了很多钱。

如果商品投机者做空小麦,但价格上涨了,他可以立刻止损。如果证券交易所的空头借不到股票,他只能被迫买入。当股票的价格被挤压时,没人知道价格会走到哪里。交易者做空头就比较困难。利弗莫尔则认为虽然有风险,但这是赚钱的唯一办法。所以当他冬天在棕榈滩度假时,他对商品价格的波动非常关注。

当时,他正在关注棉花市场,棉花合约的最低数量是100包(5万磅)

利弗莫尔偷偷地买入了棉花。他在上涨的市场很快就做多了12万包。不过他在证券市场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买入容易卖出难。他分析了一下,如果他就是棉花的主要多头,那么该把这些合约卖给谁呢?当然了,他心里明白,如果不能在更高的价格卖出这些棉花,他是无法赚钱的。

为了实现这个赚钱的目标,利弗莫尔决定试试运气......他将通过一个记者实现这个目标。

这个结果是事先策划好的——这篇文章引起了华尔街的震惊(在《纽约世界》的第一面),标题是这样的:

杰西·利弗莫尔囤积了7月份棉花

空头赶快回补了仓位,追逐财富的人蜂拥而入地买入,杰西利弗莫尔则平仓了。

当其他交易者恭维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赚钱时,利弗莫尔则谦虚地反对:“我和那篇文章没有任何关系”。随着他的惊人成功,“跳水男孩”变成了“棉花之王”。

利弗莫尔现在渴望“溶于谦和而有威严的绅士阶层,具有他们一样的着装、举止和气质。就像鸟儿找到了同类一样……”他知道自己那爱唠叨的——只会索求的妻子是无法溶于令人羡慕的绅士阶层的。他已经发现了在商品市场可靠的赚钱“系统”。第一,他要积累巨大的仓位(多头或空头);第二,他要影响媒体去报道他的行动,最后他会把仓位倒给那些想追逐财富的人。“在强势的价位卖出”这个建议对他太有用了,直到他死之前都有用,他知道大众永远是错的。

老练的棉花之王带着自信和算计来到了棕榈滩,他很快把100万连本带利地变成了300万。如果说他有什么敌人的话,那么这个敌人就是他自己。

他没有放松,也没有等待明确的赚钱机会,他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富人,他去寻求建议去了。

后来他愁闷地说:“建议不值钱,建议仅仅是建议而已。”但是在当时——也就是1908年春天——他还有东西要学。

在一个著名的棉花专家的建议之下,利弗莫尔做多了50万包棉花。可惜这次市场下跌了。成熟后的利弗莫尔后来是这样评论的:“在所有的投机错误中,向下摊平成本是最大的错误之一……”但是在他贪杯的年轻时代,在新奥尔良和利物浦交易时都是越跌越买,最后都暴仓了。当经纪公司的最后一份交易确认单显示他卖出了最后一包棉花时,他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辉煌”,他失去了棉花之王的称号,手上的钱也不算多了。

安妮塔号游艇被拍卖了。河边大道公寓和里面的古董、东方的地毯以及里面的奢华家具都消失了,就像是一杯冷水消失在了苏丹首都喀土穆的热砂上面。利弗莫尔给他经纪公司的债主写了一张条子,然后就离开纽约去了芝加哥。他自信地说:“我会回来的,我会偿还每一分钱。”

在华尔街,承诺就是一个人标记。对于杰西·利弗莫尔,他是善意的,他的话值得信任;但是时机对他不利。

到了西部,他又去欺负非正规经纪公司,他想用假名剥头皮,有些人还是很相信他的,为他提供了交易资金。

“1911年、1912年和1913年是漫长的难赚钱的3年”,利弗莫尔极度痛苦,只能勉强维持生存。那几个资助他的人仍然相信他有能力翻本,但是他的债务越来越重。到了1914年,杰西回到了纽约市,住在百老汇华尔街86号布雷顿豪酒店。

到了当年的7月,纽约证券交易所休市了。当12月重新开市时,还是很难选股。同时,欧洲的战争打的很艰难。

杰西后来向经纪人朋友本·布洛克承认:“我欠了100多万美元,估计要好长时间才能翻本。”不过还是有很多人记得新大街35号的狭小办公室,利弗莫尔1907年在那里利用恐慌赚了很多钱。经纪公司希望利弗莫尔在他们公司交易。这样就能产生大量的佣金收入。

1915年初,一位匿名的智者给疲惫的利弗莫尔提了一条很好的建议:“你为什么不直接宣布破产?”他还确定地说:“这样你就没有不良记录了,你还可以重新开始……”

利弗莫尔只要听到了好的建议就会动心。如果他不认为是好的建议,他就会忘了它。只要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去做,他会像眼镜蛇攻击时一样快。他冲到律师那里提出了呈请。随后在《纽约时代》出现了这样的头条:

棉花之王破产了

这篇文章继续说利弗莫尔:“他在棉花中亏损巨大……迫使华尔街著名的人物只好向联邦地区法院主动提出破产呈请……”

利弗莫尔的资产负债表反映了他的公开债务有102474美元,他的资产价值未知。他还拖欠了酒店一个月的租金(三星级的)。

90天后,利弗莫尔又上了《纽约时代》,这次的标题是:

利弗莫尔的记录良好。

对于这个“特别的市场投机者”,记者说到:

杰西·利弗莫尔过去投机股票、谷物和铜的时候为经纪公司贡献了几千美元的佣金,自己也净赚了600万美元,现在汉德法官判他破产了。

他所有的债权人都是经纪公司,这些公司并没有起诉他,没有让他还债.....

为什么会这样?

答案只有一个,经纪公司渴望利弗莫尔早日回到交易场,利弗莫尔可以为经纪公司带来佣金收入。交易所公司则要保护利弗莫尔(以防止交易所状告经纪公司为了让利弗莫尔生存下来而忽悠他)。

无论如何,他们按照既定方针做了。利弗莫尔又要依靠时间东山再起。

利弗莫尔——除了在报价室通过奋斗学到的知识,他没有接受过教育——他对人的看法入木三分,他把人分为类:

1、通过知识学习的人。

2、通过经验学习的人。

3、从不学习的人。

破产让他得到了教训,利弗莫尔平时是没时间研究哲学或搞研究的。他坚信市场就是他谋生的地方,他必须把他的钱赢回来——同时要打败市场。

不过他要改变自己的策略。他已经不能在经纪公司用自己的账户交易了。他不得不回到老路上,采用合伙账户。

似乎让一个破产的人来帮忙理财是很困难的,但实际上比他想象的容易多了。利弗莫尔认为华尔街就是一个“大妓院”,合伙人就是“老鸨”,也就是客户的代理人,“拉皮条的”,股票就是“妓女”,客户就是把钱花在了股票身上。有好心的“老鸨”帮忙,利弗莫尔----这个用自己的钱交易就老是亏的人——现在的义务是为陌生的客户赚取利润。

 

第06章 大错漏

利弗莫尔开始勤奋地代客理财。他和富有野心的经纪人,比如伯纳德·巴鲁克(当然了,当时他叫“巴尼”),建立了友情;同时他慢慢地建立了自己的交易账户。老实说,他并没有赚多少。和托马斯·福特恩·莱恩相比,利弗莫尔还是个小人物,杰西对股价还没有到呼风唤雨的控制地步。但是杰西喜欢逢迎大人物,他很快就和重要的经纪人成为了好朋友(J·R·威利斯顿,E·F·哈顿等)。

他还开始叫别人帮他搜罗操盘人才(帮他操盘)、“指示犬”(收集市场操纵相关消息)和善于推销的金融“写手”向他提供内部消息——他用自己的钱或客户的钱支付这些人。他还强行分割了他在证券交易所产生的佣金——作为交易所会员,他的这种行为当然是非法的。

但是经纪公司很饥渴,利弗莫尔给他们带来了生意机会,他们愿意给他回报,利弗莫尔简直就是“拉皮条的”。做为回报,利弗莫尔给经纪公司发了一份令人发笑的函件。

利弗莫尔在华尔街的身份很快下跌到了股市妓女的地步.不过他还是满怀野心地、安静地、骄傲地穿梭在金融界。他总是对自己说:“总有一天我会一次下注100万,我也会有跟班。报纸上说我是怎么做的,大众就要跟着做。这样我就是真的富人了……”

杰西·利弗莫尔从不关心大洋彼岸的战争(他也不关心美国是否参战了),为了躲避债主,1916年到1917年的冬天,当第一片雪花落在纽约街道上时,他带着自己的希望坐上火车来到了棕榈滩。

在短暂而又有趣的驾驶游艇旅途中,杰西和T·科尔曼·杜邦、刘易斯逊兄弟、其他几个富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同时他在哈顿公司、布洛克公司、马洛尼公司还保持着小交易账户。他当时商品的交易量不大,他就认真地阅读J·R·威利斯顿的书。为了隐蔽自己的交易手法,杰西经常在其它经纪公司停止交易。

他用不记名的方式进行交易,好说话的经纪公司则同意执行不记名的订单,而交易所的佣金则是按照50:50分的(当然了,这是合法的)。市场操控者“放弃”订单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用不记名的方式替经纪公司创造佣金收入,如此有能力的人必然是好朋友;第二个目的,不让交易所场内的人知道他们的交易手法。

1916年12月20日上午,杰西·利弗莫尔来到了芬利巴尔公司在棕榈滩的分公司报价室——其实他并没有在这家公司开户。突然他对芬利从芝加哥的办公室传来的电报产生了警觉。华盛顿用笔名W·W·布莱斯的记者传播的消息引起了他的灵感。

实际上这份电报表明在当天晚些时候威尔逊总统会要求参战各方化干戈为玉帛。

利弗莫尔知道这个举动会导致市场崩盘。杰西知道一旦总统发出了这样的电报,股票“就会大跌”,他没有时间思考,立刻行动起来了。

而在波士顿,他的老东家托马斯·W·劳森还在期待股市上涨,他做多了几千股股票。有人或利弗莫尔知道这件事,也有人说他并不知道,无论如何,他确实提前知道了总统的电报内容,他开始行动了……

他通过电话和电报让他的经纪人全部平仓.他全力做空4种股票(钢铁、美国罐头、鲍尔温苹果和森蚺)——然后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纽约的经纪人。

下午1:45分,E·F·哈顿公司的电报部门的经理W·G·托米把电报发给了所有分公司——在威尔逊总统发布停战通知前几个小时泄露了这个消息。

市场立刻下跌了。当总统的停战通知消息到达交易所场内时,场内一片混乱。根本没有人买入股票了,股价就像铅球一样直落水底。

波士顿的劳森除了“好”名声之外,他失去了一切。他把自己的破产归咎于别人的市场操作——巴鲁克和利弗莫尔的行为以及自己做多了。他的状告如下:第一,总统的妹夫是经纪公司F·A·康诺利公司的管理人员,他能提前知道总统的停战通知;第二,像哈顿这样的公司提前知道了“秘密”消息,他们不顾国家利益,却帮助客户致富;第三,像巴尼·巴鲁克和杰西·利弗莫尔这样的人应该被立即压进大牢——然后把钥匙扔进大海。

劳森的状告引起了国会的行动。一个被挑选出来的委员会开始调查这次“泄密事件。”巴鲁克承认在总统的友好帮助下他赚了46.5万美元。利弗莫尔在委员会面前什么都没说,他抱怨说当股价过高时他总是做空的,他是无辜的。关于泄漏的通知,他说那纯属意外——他是在一个谋生的经纪公司看见的。

这次调查以后,纽约证券交易所修改了它的条款,禁止会员根据“内幕消息”做交易。

因为利弗莫尔并不属于“那个团体”,所以这个条款对他没什么影响。他是场外投机者,他总是在关心自己。委员会的举动让他觉得很搞笑。这次交易以后,当他到银行去看自己的账户时,他笑的很开心。

与此同时,谢尔曼·惠普尔坚持要求交易所禁止做空交易和保证金交易。如果交易所当时采用了他的建议,也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样子……杰西·利弗莫尔则听从别人的劝告并摆平了对他不利的批评。这次他又有钱了,可以去做点大事了。

正常的学习过程是痛苦的,但也常常是记忆最深的。利弗莫尔在早年吃了不少苦头,现在他要乘着有钱做点事。他想给自己买张“永久饭票”。

准备好的缓冲资金是每年50万美元,这样可以每年得到3万美元的收益。杰西·利弗莫尔即使在市场中犯错了,他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后来他说:“给自己先准备好饭票还是有好处的,这样即使判断市场出错了,至少还有饭吃。”

利弗莫尔还是喜欢铺张浪费,他跑去买了一艘快艇,取名叫“助理捕手”。他这么做是为了吸引媒体的关注。他还买了价值1.2万美元的白金嵌绿宝石戒指。

他认为股市百万富翁应该有一艘船(或叫快艇)。那么绿宝石戒指是给谁的呢?

《警察公报》精准地猜测到了利弗莫尔想再找一个老婆(在摆脱了法定的“妻子”之后)。

不过事情很难办,他的妻子内蒂很难缠,最终利弗莫尔把自己五分之四的饭票给了内蒂。内蒂不但要钱,还把所有的家具和古董都要去了——包括杰西的挚爱劳斯莱斯。

利弗莫尔并不在乎失去了大部分的缓冲资金,也不在乎失去了自己的财物,但他非常痛恨自己把劳斯莱斯给了一个贪心的女人。所以他去找当地很出名的律师W·特瓦斯·杰罗姆到亨廷顿去把车要回来。

杰罗姆可谓宝刀未老。传说中他最出名的战役是给匹兹堡的百万富翁哈利·肖定罪,他在1906年谋杀了著名的建筑师斯坦福·怀特——这位律师由此而国际闻名。W·特瓦斯·杰罗姆带着自信沉着——带着钥匙——他的八字胡在阳光下峭立着,他从利弗莫尔夫人的老家把车向市里开去。

但是内蒂毫不畏惧。他立刻找到了警察,不但把车拦下来了(车没走多远),还把W·特瓦斯·杰罗姆扔到监狱里面了——起诉他偷车。

不过利弗莫尔夫人很快撤诉了,杰罗姆就出来了。利弗莫尔对后来的公关活动感到满意——对未来也很满意。记者渴望得到报料,无论利弗莫尔提供什么材料,他们都是超级感兴趣的:他的婚姻问题、他的律师是谁、他的股市计划的详细情况(甚至有人说他在30分钟内赚了100万美元)。

他总是回答记者的提问。他很有魅力,容光焕发,总是被记者簇拥着,记者说他是“交易新星”。当杰西周日坐下来吃早餐时,他看到《时代周刊》的专栏文章说两位出名的交易者:伯纳德·巴鲁克和杰西·利弗莫尔利用这次“泄露”赚钱了,他感到很高兴。

关于这两位交易者的操作,《时代周刊》的作者是这样写的:

……和当年操控市场的人相比……如今的股市投机者更像是学生,更像是经济学家。

这位昏头的记者接着说利弗莫尔和巴鲁克并没有“在酒店大堂自我宣传和吹嘘……”

(在他的记忆中,巴鲁克承认他做空了一些铜业公司(Copper)的股票,然后他为客户T.F.Ryan全部平仓了——任何经纪人都不应该这么做,这是不可原谅的。)

关于利弗莫尔的精明和勇气,这位记者说:“他感觉到了市场的倾向,他说出了乐观的看法,他态度坚定……”

当利弗莫尔看到这些文字时,他开心地笑了!要想塑造虚假的股市传奇人物,这次字句都能派上用场。

杰西已经成为了拥有几百万美元的国际知名交易者(我要是有那么多钱就好了)——有足够的钱开始新的生活(包括新老婆)——他在1917年10月经过雷诺市的时候,和他妻子离婚了。

1918年12月2日,这位富有的投机者在圣瑞吉酒店和他的新欢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在地方法官彼得·B·巴洛的主持下,杰西把一枚戒指戴到了新娘的手上。在戒指内环刻上了以下帜热的文字:“乐茜,永远,永远,JL”

第二任利弗莫尔夫人(写作到这里时还在世)正好是布鲁克林退休富商温特的女儿,她的名字叫桃乐茜·温特·利弗莫尔,这次婚礼让她激动不已。毕竟她当时才18岁——英俊的充满活力的丈夫则是41岁。

在新婚妻子的感染下,杰西·劳瑞斯顿·利弗莫尔获得了新生。至少他是第一次拥有了合法的婚姻,他希望得到别人的尊敬。他差一点就成功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