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享受当下

少思考多行动

 
 
 

日志

 
 

杰西.利弗莫尔:投机之王1  

2017-03-28 19:09:55|  分类: 投机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1章 华尔街的犹豫

1929年10月中旬:华尔街在深渊旁边摇摇欲坠。雪崩之处死伤无数,这次崩盘一定会对全世界造成影响。

几周以来,市场给出了小警告;但是饥渴的大众正在疯狂的投机之中,他们忽视了冷静的“警告”信号—不管是报纸上面的,还是别人暗示的。少数聪明人很听话,他们停止了交易。但是大众的乐观把少数担忧的声音淹没了。

10月18日周六,华尔街走到了悬崖旁边—开始雪崩。这是历史上最惨的股灾之一……

在之后两个小时的狂乱交易中,主要股票都在狂跌,注定要毁灭了。紧张的经纪人聚集在交易所的场内,财团(注1)和像摩根、贝尔蒙特、洛克菲勒、温伯格这样的大买家也突然不再支持这些经纪人了,这些经纪人感到很害怕。

(注1:财团是指当时合法的企业联合组织。专业的交易者或经纪人帮他们打理钱和股票。每个财团就会支持某只股票,这样的股票因为有财力雄厚的财团支持,一般不怕空头的袭击。)

那些经纪人同行,都给了疯狂的大众很大的保证金杠杆,他们更担心出问题。媒体正在为崩跌找理由。

周六报纸上面的报道都是很悲惨的,周日《纽约时代》的头条是:

报道称杰西·利弗莫尔是打压高价证券的领头人……

报纸第一面的第一栏继续解释说,利弗莫尔先生“曾经是全国最大的投机者之一,也是空头的领军人物…在他攻击了绝望的多头以后,他的利润已经有几百万了……”

想象力丰富的《纽约时代》作者说利弗莫尔是“华尔街的奇迹”,同时又暗指利弗莫尔为“跳水男孩”,说利弗莫尔在10多岁的时候非正规经纪公司(注2)都拒绝让他开户。作者不但赞美利弗莫尔先生的市场睿智,作者还这样称赞他:“他在华尔街的智慧和技术会永远被人们称赞……利弗莫尔先生是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投机者……”

(注2:非法经纪公司也叫假经纪公司,他们直接和客户赌价格的波动。客户只要给很少的保证金就能开始交易。如果市场对客户不利,客户就被洗出局了。如果客户超级赚钱,像贝多因这样的非法经纪公司就圈起铺盖——消失了(当然没有付钱给客户)。如果一个人被非常经纪公司拒绝了,那说明他的成就很高。)

利弗莫尔当时是《纽约时代》的忠实读者,这样的奉承自然不会逃过他的注意。对他来说,早餐时读报是很圣洁的,那天早上当杰西·劳瑞斯顿·利弗莫尔看见自己的名字和名声——又上了头条时,银色眼镜后面有点斜的蓝眼睛湿润了。

但是,当然了,这个特别的新闻故事是假的。为了严正视听(让他的名字出现在《纽约时代》),利弗莫尔先生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

有趣的是,关于这次特别的新闻发布会,利弗莫尔没有给《纽约时代》发邀请函。也许他觉得其它报社会大肆炒作他给《纽约时代》的任何信息,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1929年10月21日早上,《纽约时代》的记者进入赫克歇尔大厦的大厅(纽约市第五大街号),然后快速进入一个叫“顶楼”的电梯。

当他进入到当时“纽约最奢侈的办公室”时,他发现自己在回忆利弗莫尔传奇的点点滴滴:

……传闻说利弗莫尔结了两次婚,有两个儿子,又要离婚……众所周知,利弗莫尔只坐劳斯莱斯,他的住所至少有几十间房(分冬天的房和夏天的房)……有人看到并报道说,利弗莫尔能喝酒,他在喝马提尼的时候就可以轻松地赚或亏几百万美元;他喜欢美女;他最爱在市场中赌博。他的经纪人证实说:“利弗莫尔先生在赌博的时候想着做爱,在做爱的时候想着赌博”……利弗莫尔号称自己的赢亏比是60%比40%,他利用这20%的优势就赚到了几百万,嫉妒他的同行都在嘲笑他。他们说他是名过其实的吹牛大王,他是失败者——他有时候用别人的钱能赚钱,用自己的钱通常都是亏损的。

奇怪的是,这些报道还有据可查。杰西·利弗莫尔确实破产了几次。他成为华尔街奇迹的原因是,每次当他破产时,他的经纪公司都愿意借钱给他;更吃惊的是,这些硬心肠的债权人总是时刻准备着免除他的债务!答案可能是因为利弗莫尔每次都能一分不差地还债,但是传闻说经纪公司坚持让他交易的原因是为了巨额的佣金收入,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实际上,《纽约时代》曾经报道过,利弗莫尔在一天内做空几千股股票赚了100万美元,同一天因为做多棉花亏了100万美元,而当天晚上还悠闲自得地独自出去散步!哦,对了……很难说谁更爱利弗莫尔——报纸把他当题材,经纪公司是他养肥的,他还要贿赂那些商业间谍、为他跑腿的人和其他人物,这样他才能得到内幕消息。这些人对他的看法各自不同。

难怪《纽约时代》的作者在全面报道这位名人时是如此激动他是什么人?他是“股票市场的投机灵魂?”这位记者很快就会知道的,因为利弗莫尔安静的秘书正陪着他往这个伟人的书房走去。

首先,《纽约时代》的记者觉得自己正站在达赖喇嘛面前……利弗莫尔就像是狮面人身,沉着,严肃——利弗莫尔坐在大红木桌后面,他神色凝重。这位著名的投机者并没有欢迎记者的到来。他伸手去拿左边的电话,用纤细的手指捂着电话,轻声地告诉某个人他要下的订单。当利弗莫尔通过电话下指令时,这位记者正好有时间仔细打量他。

当时杰西·利弗莫尔52岁,但看起来最多42岁。他身材细长,手像女人一样纤细平滑。淡红色的右手指上戴着巨大的蓝色宝石。宝石在反射早上的阳光,凶相毕露。他的头发结满了霜,总体是金黄色的,从前额梳到后面,两边没有头发,所以形成了可怕的发型。他的鼻子和眼镜很配。眼睛是蓝色的,面孔严肃,似乎正被难题困扰着。

总体来说,杰西·利弗莫尔穿着得体,显得很有品位。他的双排扣外衣是用很好的布料做的——做工也很昂贵。他穿着雪白的衬衫,衣领整齐,里面有一条红色的丝绸从衬衫一直到背心的V型底下面。利弗莫尔的胸口有一条精制的金链子,金链子一直延伸到背心的口袋里面。这位记者在想到底金链子的两头连着什么。利弗莫尔似乎知道这位记者的想法,他从链子一端拿出了一只细小的金笔。在旁边的秘书立刻递上了一张纸,然后利弗莫尔在纸上写着什么。

利弗莫尔突然把笔塞进了背心口袋,挂上了电话,又从金链子的另一端拿出了一只小金刀。“这位大空头”正在两指之间紧张地摆弄着小刀……此时才第一次——把注意力放到了这位记者身上。

利弗莫尔反应神奇——眼角立刻出现了友好的笑容,利弗莫尔兴奋地叫记者坐到旁边的桶形椅上。“投机之王”并没有表示要握手,他从不和任何人握手——他不喜欢和男性有身体上的接触(女性则是另外一回事了)。利弗莫尔抑制住自己的兴奋心情(利弗莫尔“紧张又激动”),当他在等待记者提问的时候他尽量显得很有耐心的样子。

实际上,利弗莫尔对任何事都没有耐心,他只对交易赚钱有耐心。他喜欢在市场中战胜对手。他坚信只要有一定的方法,就能实现持续的成功,所以他对市场非常着迷。而且,利弗莫尔从孩童时期就开始努力研究股市成功的“关键所在”,只是他还没有找到这个难以捉摸的“钥匙”。

他告诉他的好朋友说:“成功就是及时做决定。”1929年10月的第三周,他再次做出了决定。股票的价格比价值高多了,这只会导致一个结果。所以利弗莫尔先生就是市场中的大空头。

当利弗莫尔等待记者提问时他显得神秘莫测。很明显,没有必要寒暄了,第一个问题是:

“利弗莫尔先生,你真的是空头领军人物吗?”

利弗莫尔模仿丹尼尔·德鲁过去的做法,他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张早已打好字的纸并递给记者——一句话都没说。

这位记者不知所措,把这张纸收起来也不是,读出来也不是,他就试探着问道:“你不准备回答我的问题吗?”

利弗莫尔的声音不大,但却像打桩机一样震耳欲聋:“你们报纸责怪我袭击了市场。我写的东西能证明我的清白。你把它读出来,然后我再回答你的问题。”这位记者读道:

各种各样的报道不分青红皂白地说我和一些著名的资本家资助了这次空头战役,导致媒体和经纪公司都在传播这些小道消息,我想指出,这些谣言都是假的,我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记者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并抬头问道:“但是,利弗莫尔先生,为什么股票跌了?”这位文质彬彬的投机者就像在说别的市场操作者一样简单地说道:“任何人,只要他愿意去分析股票,他就会明白,相对于真实的盈利和收益来说,股票的价格贵了很多倍,人们在这么离谱的高价处肯定要做空的,下跌是必然的。”

庄重的发言之后,利弗莫尔如释重负地往转椅后背一靠,手上拿着笔和小刀在不停地玩。

《纽约时代》的记者不依不饶地问:“(耶鲁大学的)费雪教授说股票很便宜。是不是大家都觉得股票很便宜?”

利弗莫尔气得两眼冒火,轻蔑地说:“费雪教授!教授怎么可能懂投机市场?他用保证金交易过吗?他认为这些泡沫便宜,那他有没有掏一分钱出来买呀?”

利弗莫尔也不管记者的反应,继续讲大道理:“你必须有内幕消息——所有的内幕消息。既然这是事实,大众怎么可能依靠课堂上的消息赚钱?我告诉你,市场永远是波动的,它就像大海一样。收集和派发的过程就是海浪的波动。当你犯错的时候,市场会告诉你的;所以我们不要管大学教授讲什么,市场自己会讲故事。”

但是这位记者很固执,利弗莫尔准备好的发言和陈词滥调并不能让他感到满意。他需要具体的答案,所以他问道:“既然你认为市场要变弱了,难道你就不做空吗?”

利弗莫尔口齿伶俐,快速回答——不过他在撒谎:“我在市场中做的都是个人的小事,一直如此。在如此繁荣富强的美国没有任何人可以打压股市,这种想法是愚蠢的……即使我认为股市要下跌,市场中照样有便宜的股票。”

很明显,利弗莫尔的回答并不能让这位年轻的记者感到满意,既然利弗莫尔提到了“便宜的股票”,这位记者正好就有了线索,他问道:“你是如何找到这些便宜的股票的?”

投机大师笑了:“这是我的商业秘密——我目前不想公布出来。”然后他做了一个鲁莽的动作,让记者离开。

这位记者在下电梯时---实际上是在回《纽约时代》的路上——记者都在问自己:

……利弗莫尔讲的是真的吗?他是空头的领军人物吗?他到底如何看空?他持有多头仓位吗?人们说他有一个密室,里面有30台电话,20个职员,还有一个在黑板上更新价格的男孩,这都是真的吗?他是不是在和其他人一起操控市场?他和惠特尼、巴鲁克、赫顿是不是一伙的?全国人民都在说“利弗莫尔袭击了市场”“利弗莫尔会毁了这个国家”,这是真的吗?

这位记者并不知道利弗莫尔在访谈时的发言是否公正,也不知道利弗莫尔是否掩盖了真相,不过他的专栏文章还是要写的,标题是这样开始的:“利弗莫尔先生的观点。”

利弗莫尔先生的真实观点是什么?在为期一周的崩跌之后就是长期的令人担心的全国性萧条,这位神秘的人物是如何赚钱的?人们都说是他导致了股市的毁灭,他如何面对这种情况?很多人都知道他的生活和投资几乎都是失败的,为何还有人认为他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机者?

要想解释这个奇异的现象,最好要从1877年7月26日开始讲。

 

第02章 跳水男孩

1877年7月26日马萨诸塞州什鲁斯伯里镇的劳拉(普劳蒂)和海勒姆·E·利弗莫尔生了一个儿子。穷苦的父母很骄傲,给孩子取名叫杰西·劳瑞斯顿。

杰西的问世并非一帆风顺。他的父亲只是普通的农民,贫瘠的土地上种不出什么东西,再加上整个国家刚从1873年的恐慌中复苏过来。那时候根本没钱,利弗莫尔一家只能通过交换得到生活必需品。作为农民,父亲也是失败的,他在小利弗莫尔还在蹒跚学步时就失去了土地。没办法,一家人只好搬到了小利弗莫尔的爷爷在派克斯顿的农场。海勒姆在那里辛苦劳作了多年,最后他积攒了一些“工资”,在南阿克顿买下了一份田产。

在19世纪的新英格兰,工作——尤其是农民的工作——证明是无谓的消耗。主要原因是土地太贫瘠,石块太多。

杰西在识字前就要忙着帮助父亲犁田,把田里的石头铲出来并堆到田边作为篱笆。小杰西的父亲希望儿子能够茁壮成长并接管农场的工作,这个想法是很自然的。但是当杰西10多岁时,他父亲的希望破灭了。

年轻的杰西大部分时间都很瘦、很脆弱、爱生病,当他得到了阿克顿镇学校派发的几本书时,他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他自己也承认他“对数字非常感兴趣。”当时他们的农场偶尔能收到一些报纸,杰西特别喜欢看这些报纸。后来他一生都保持了这个习惯。

年轻的杰西想象力非凡,他通过阅读波士顿的报纸——很快就明白了——不一定要像自己的父母那样劳苦工作,这个世界上还有更轻松的生活方式。他阅读到的生活方式能够给你带来奢华、美女、音乐和名声。

杰西意志坚强,这也是他后来在股市投机的原因,他决定去争取属于自己的奢华和“美好生活”,更重要的是赢得自己的名声。

他心里明白,如果自己像父亲一样终日犁田,他永远不会出名的。所以他立刻决定出去闯世界。但是他当时才12岁。

按照当时的风俗习惯,父亲是一家之主,总是父亲做重要的决定。穷人家的小孩是不能做主的,海勒姆·利弗莫尔的孩子也不例外。海勒姆几乎没有时间管自己的儿子,杰西从母亲那里得到的爱和关注要多些,机灵的杰西请他母亲帮他逃离这个家。杰西有耐心,诡计多端,他后来在股市能够兴风作浪恐怕也和这有关系,年轻的杰西在等待机会。他在内心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我会发财的。我会出名的。总有一天我会给我母亲1000美元……”

1000美元!这位农家男孩不名一文,1000美元就是他的奋斗目标。但是杰西已经做了决定,他每天都在对自己说:“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意味着需要时间——和很多努力。杰西的父亲无意中加快了这个进度。

杰西满14岁后没多久,父亲让他去认真读书,当时杰西还要整天帮家里做事。表面上,杰西遵守了父亲的命令,但背地里,他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在双手涨满老茧之前,年轻的杰西离家出走了。

杰西的母亲给了他一点点钱(没告诉他父亲),杰西在1891年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碰上了好心的马车司机,司机带着他向波士顿辗转而来。

当马车走上了波士顿的道路时,杰西既不后悔,也不去体会父母的心情。他已经多次告诉了母亲自己的财富梦想,和对名声,力量的追求。但是他的母亲对孩子的胡言乱语只是笑笑,然后又回去挤牛奶,做奶酪去了。

杰西的想要的生活方式开始出现了——此后他的一生都是这样过来的。

很明显,此时他放弃的东西对他来说几乎是从不存在的东西。此时能明白这个道理吗?目前他的问题是维持生计,只有活着才能实现梦想中的几百万。奇怪的是,杰西在这方面超级有信心。

这个14岁的男孩平生第一次背井离乡地来到了大城市,碰上了一些陌生的好心人。他很自信地知道——人们喜欢剥削童工——尤其是面目清秀的、诚实的、蓝眼睛的、金色头发的、笑口常开的男孩。

他的判断完全正确。

他在米尔克大街下了马车,满怀自信地走进了普惠经纪公司(Paine Webber)并要求见“合伙人。”

很难想象一个衣衫褴褛的乡下小孩真的和普惠的合伙人谈话了……事实应该不是这样的。也许他只是说他不想让自己的双手充满了水泡,他想用大脑赚钱。

就像童话故事一样,波士顿一家大型的经纪公司聘用这个贫穷的离家出走的男孩,职位是在报价板上更新报价,工资是每周6美元。

杰西有点显老,他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房,买了一些旧衣服,然后就去上班了。

他认为,一个人只要有礼貌——哪怕不够进取——至少不会让人讨厌;因此他对其他同样负责报价的同事特别有礼貌。很快他就在报价室里面如鱼得水了。

每天早上吃过早饭后,杰西就会冲出食堂,猛跑到经纪公司,他总想第一个到达公司的前门。也许他早就明白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每次他都要等15到20分钟,才有人拿着钥匙来开门。他一进门就脱下夹克,换上工作服,并把报价板擦干净。很自然,他的表现引起了别人的关注。

那个年代根本没有电子报价系统,一切都要依靠股票报价机吐出来的米色的报价带。通常会有一个知识渊博的客户坐在报价机旁边,当报价带往外移动时,这个客户就大声报出变化中的价格,然后像杰西这样的员工就要把价格写到报价板上。

男孩们要快速把已有的价格擦掉,并用粉笔在报价板上写下新的价格,报价板在经纪公司的墙壁上,是很大的黑板,有很多块。因此,坐在“报价室”的客户(如果人多,只能站着)只要抬头就能看见新的股票、债券或商品的价格。

报价机的噼啪声,客户报价的声音,下单员的来回奔波,结算员的忙碌身影——所有的一切让杰西确信了——经纪公司可以满足任何人——尤其是他的欲望。

一开始,杰西只是勤奋地在黑板上写报价,这些价格对他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他发现自己能够在别人喊出报价的同时把价格擦掉并写上正确的价格。他没有时间去研究这些价格或变化的具体含义。不过他很快就明白这些价格是有含义的。

杰西像海绵一样地吸收他在报价室里面听见的所有消息,他拼命阅读所有的财经新闻并检查经纪公司布告栏里面的信息,他总是不停地消化各种知识。

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很好,但是这离杰西的目标——成为百万富翁——还是太远了。他是这么认为的:“先有想法,然后再坚持这个想法,坚持的人才有结果……”

当他熟悉了自己的工作之后,他发现这是通向几百万的正确道路。现在要做的事就是集中精力全力以赴。他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股市生意,他准备从股市中赚几百万。简而言之,他义无反顾地决定以交易为生。

杰西明白要想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必须采取行动。第一个里程碑就是获得足够的金钱,如何实现这点呢?必须做到两件事:一是要出名,二是要开发出“傻瓜式”的股市系统。

因为杰西一开始忙着让自己出名,所以系统的事暂时搁置一边。他开始研究消息了,他会轻声地告诉报价室的客户:“从现状来看钢铁股要上涨”。如果对方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杰西这是这样回答的:“他们是这么说的……”(“他们”当然就是指那些常常并不存在的,神秘的,“什么都知道”的人物)。

年轻的杰西很幸运,有些“消息”是真的,效果很好。同事们和经纪公司的常客都开始喜欢他了。这种突如其来的美好感觉就像是严冬中被冻坏的羊羔被农夫带到了篝火前,他感到了温暖,他想出名。实际上,至少是杰西·利弗莫尔本人——认为自己是名人了。人们说:“他知道如何选股。”

这些兴奋的事让杰西·利弗莫尔变得很自我,他兴高采烈,他开始自大了。

他到达波士顿一年后的某天,有个同样是记报价的男孩问他:“既然你这么会选股,为什么你自己不买股票?”

杰西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愤怒并平静地争辩说:“我不在乎钱。关键是我能判断正确。”

对方讽刺地说:“如果你能判断正确,你就能发财。”

这句话改变了杰西的一生。他就像是被驴踢了一样,从此他就大不相同了。他开始尝试自己的运气,他现在明白了,只要判断对了股价的方向就能致富——这需要行动!这听起来很简单,是不是?对于一个快16岁,接近一年时间观察股价波动的人来说,确实很简单。

这个讨厌的家伙(无意中替杰西·利弗莫尔打开了股市的大门)把杰西的沉默当作懦弱,他大喊道:“怎么讲?”

杰西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谢谢你的提醒。当我准备好了时,我会去做的——只要我准备好了,我就能发财。”

过完16岁生日后,杰西认为自己准备好了。有一天他休假,他和一个朋友来到了伍斯特的非正规经纪公司,并“用10美元买了伯灵顿股票。”当时赚了3.12美元。对于这个农场男孩(大部分时间他叫“跳水男孩”)来说——这是他股市生涯的第一笔利润。

当杰西的老板发现自己的员工经常去非正规经纪公司后,他严厉地警告了这个野心勃勃的年轻赌徒:“他们都是坑人的,不要去了,否则你自己负责。”

杰西选择了“自己负责”,然后老板很快就把他炒鱿鱼了。

杰西·利弗莫尔没有足够的本金——他感觉自己像圣·乔治一样,正走在屠龙的道路上——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战胜非正规经纪公司。”

 

第03章 非正规经纪公司的洗礼

在1893年,波士顿最好的非正规经纪公司——全国都一样——做起来就像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分公司一样:配备了完整的报价设备、公告栏和记录报价的男孩。但是这些非正规经纪公司的操作手法还是大不相同。

正规的做法是:交易所的会员公司接受客户的买单和卖单,如果买单和卖单出了问题,他们就把“报告”(请注意,其实已经发生了交易)上交给交易所。非正规经纪公司不是这么做的,他们利用交易所(或商品交易所)的报价为指导,自己和客户做交易。

比如,如果有人在非正规经纪公司以90美元的价格买入了100份铜业公司,只要铜业公司的股价到了90美元,他的订单就能“成交”。如果股票涨到了94美元,这位幸运的“赌徒”就可以“平仓”(或“做空”他并没有买入的股票)。

当然了,通过股票交易所交易时,投机者想复制上面的过程,想在90美元买入铜业公司的前提是有人愿意以这个价格卖出。相反,如果这位投机者——他确实在90美元买到了股票——如果没有人愿意以94美元的价格买入,他是无法卖出手中的股票的。

但是杰西的本金不多,目前还想不到如何战胜交易所场内交易者的事。杰西拥有敏锐的眼光、灵敏的耳朵、快速的反应,他认为自己有能力到非正规经纪公司去做“剥头皮”短线交易,每天赚几点。

这位年轻的,本金不多的投机者在非正规经纪公司找到了明显的优势。他要交的保证金比正规经纪公司(会员公司)交的少,如果市场下跌了,他亏损了,他最多只会亏掉他“下注”的本金。他早就知道了通过交易所公司交易的亏损会比较大——遇到的法律讼诉也是同理,如果经纪公司打来催缴保证金的电话没有得到满足,经纪公司就会帮助客户平仓。杰西(当时是多头)知道,要想战胜波士顿的非正规经纪公司,那么就要等待市场的下跌,否则他承受不起大风险。

在《股票作手回忆录》中,作者爱德温·李费佛详细地描述了一个虚构的空头人物拉里·利文斯顿如何经历了非正规经纪公司的洗礼。杰西·利弗莫尔在1940年自杀前承认了这本书是他写的(他在书中称呼自己为“利文斯顿”),而书的作者李费佛则是技巧高超的作家,他充当编辑的身份。

这本饶有趣味的书描述了——利文斯顿——或利弗莫尔——在赌场天堂所经历的洗礼过程,其他人的表现恐怕不会有这么好的。书中说利弗莫尔最终“战胜了非正规经纪公司”,结果“波士顿所有的非正规经纪公司禁止他开户做交易。”

在当时,对于投机者来说,被非正规经纪公司禁止开户做交易简直就是最高的荣耀。利弗莫尔被这种禁入陶醉了(李费佛说的),他自信地决定去征战华尔街——他想横扫市场。

他第一次开杀戒,结果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在袭击非正规经纪公司方面是高度成功的,现在他进入的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他有很多东西要学:“优先成交”(报价带显示了这个报价,但是这个价格的订单却没有被成交——这意味着别人的订单提前成交了),“订单数量不匹配”(订单到了场内,但是没有足够的股票成交,只好掷硬币决定),还有“报价延时”(报价带上面的价格比真实的交易价格延迟了5到10分钟,即使投机者看见了报价带上面的价格,他也无法成交)。

杰西·利弗莫尔在亏损时就责怪自己没有按照报价带的波动交易。如今幸运的专家们可以轻松把利弗莫尔“剥光”。

其实在当时杰西非常崇拜报价带,他说:“你无法欺骗报价带,但是它可以欺骗你……”杰西这个所谓的“报价带虫”被打败了,亏损了,变乖了,变聪明了,他只好垂头丧气地从纽约坐出租车往西部走去——来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芝加哥、圣路易斯和丹佛——他想在这些赌博天堂通过做剥头皮短线交易谋生,客户在这些城市有5个小时——从上午10点到下午3点做交易决定。

1900年利弗莫尔已经23岁了,此时他的资金已经有了5万美元。他兑现了以前的承诺,他给了母亲1000美元。他还赢得了另一项奖品——他的夫人。当他花了7年时间转战全国的非正规经纪公司时,杰西爱上了一个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女生并和她结婚了,这个女生叫内蒂·乔丹。

杰西说:“破产是很有教育意义的,我向来不喜欢破产。我想赚大钱,华尔街是唯一有钱的地方。我发誓,即使要买席位,我也要打败他们……”

事实表明,虽然他申请了多次席位,交易所董事会认为他还是有很多不检点的行为,所以没有给他席位。不过23岁的杰西——正和妻子享受生活,从非正规经纪公司赚来的钱让他们过的很富有——大胆决定回到华尔街再尝试一次。他年轻自信,他是这样自夸的:“这7年来,我和非正规经纪公司的老板一直在斗争,我积累不少资金和经验。”

虽然表面上看杰西超级自信,但是他自己疑心很重。他有能力在非正规经纪公司剥别人的皮,但是他没有能力战胜交易所场内的人,这点他无法接受。这次他下了决心要去做——决心比和尚还大。此时他要好好地想想他的系统……

他做了分析,很明显,他没有办法攻击在交易所场内有优势的经纪公司。他必须有能力预测到价格的波动。

在华尔街预测价格的难度和炼金术士想找到点石成金的方法一样难。曾经有段时间利弗莫尔研究了一个法国人的技术分析方法。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价格图表不能预测公司的未来。不过通过价格图表研究股价的过去还是有点作用的。利弗莫尔慢慢地学习“赌价格波动和预测价格涨跌的关键区别所在。”他发现了赌博和投机之间的“点金石”——我们现在称之为“研究结果。”

简而言之,研究结果——尤其是针对股市来说——就是可靠的信息。利弗莫尔开始寻找可靠的信息。他发现了价格并非是盈利或红利制造的,而是人为制造的。他研究了传奇交易者的成败故事。他发现媒体的消息能够有力地影响股票的价格。他学会了根据进口新闻到达交易所场内的时间判断价格的方向。在他学习的时候,他有赚有亏。但同时他活下来了。

他在夏天的时候去泽西海岸长枝的别墅,他在那里和很多资本家和金融家混在一起——他总是在听,在学。

他很少去交谈,但他会密切观察别人的礼仪。他在冬天会和他的新娘住在第五大街华丽的温莎酒店。他向他的朋友们坦白的说:“我赚的也多,花的也多,我可不想富有并难看地死去……”

也许他不想那样死去,不过他确实是这样死去的。1836年当雅各布.利特尔发明了做空机制以后——多头和空头开始了一场持久的战争。从那时开始,股票持有人可以在交易所卖出股票;投机者也可以做空自己并不持有的股票,以期望在更低的价格回补空头股票(这是经纪公司暂时借给买家的)。因此,投机者觉得95美元的铜业公司太高了,他就会做空100股。他的经纪公司就把股票以95美元的价格借给投机者,投机者(也就是空头)祈祷铜业公司的价格会下跌,所以他可以以80美元的价格买入100股——除去利润后,差价就是利润。

像利弗莫尔这样的投机者发现市场很有意思,他不但可以卖出自己持有的股票,而且可以在并不持有股票的前提下借入股票并做空它。简而言之,利弗莫尔发现他可以通过做多赚100美元,也可以通过做空赚100美元。

华尔街是双向的。杰西·利弗莫尔并不在乎市场往哪个方向波动。无论市场往哪个方向波动,他都能赚钱。第一,他去寻找有价值的股票(值得买入的股票),并寻找可以做多的价位。然后他去寻找高价股去做空。

他靠这个办法成功交易了几年。他在寻找有效系统这段时间赚了一些钱。后来他说:“投机这门生意不好做,蠢人、懒人、情绪不平衡的人玩不好这个游戏……”

是的,杰西·利弗莫尔在1901年确实通过很多小利润赚钱了。不过他花钱也很随便。

有一次他向报纸透露说他刚从欧洲旅行回来,他在旅行途中给妻子买了1.2万美圆的珠宝,由于利弗莫尔没有申请报税,海关官员罚了他们7200美元。然后杰西又犯了一个错误……

他把妻子送到酒店以后,他就冲到华尔街去把这次旅行的钱赚回来,(包括被政府官员罚没的钱)

利弗莫尔也没有仔细去检查股票,他就把这段旅游期间飙涨的股票卖掉了。他也没有去分析经济上涨的原因,他就开始重仓做空了。

随着股票的持续上涨,友好的经纪公司(公司认为利弗莫尔贡献了不少佣金)警告他要做多对冲风险。其他人则催促他回补(平掉过早做空的仓位)但是一旦利弗莫尔认为自己是对的,他就非常固执。

固执可能是伟人的诅咒(虽然有时候是祝福),利弗莫尔想成为伟人,对他来说,固执意味着破产。由于他不能追缴保证金,他只好“买入了”(注3)

(注3如果空头不能追缴必要的保证金,经纪公司就会进场买入已经借出的股票并清算投机者的账户(包括佣金)。通常这种买入性的“回补空头仓位”会引起股票的波动。当空头仓位被回补后,波动就会减小。)

这次失败以后(他在经纪公司的账户变成了0),利弗莫尔痛苦地回顾自己的错误。他痛苦地发现了一个他忽略的事实:“他从来没有顺势交易......”象利弗莫尔这样有经验的人都会违反自己的基本原则并差点毁了自己,这真是奇怪了。

然而利弗莫尔夫人仍然拥有“属于他们家的珠宝。”内蒂没想到自己的丈夫错的如此离谱,他叫她把珠宝典当了以重新开始,她拒绝了。由于各种原因,他们短暂的幸福就此结束了。利弗莫尔把一些衬衫和袜子塞进包里面就离开了。内蒂以后的情况无从查找。

同时,利弗莫尔有信心从非正规经纪公司赚钱,他走遍了新英格兰,靠剥头皮谋生。知道他名声的人都拒绝他的定单。所以他只好用化名“杰西.劳德”

有趣的是,波士顿的报价室都在说“劳德·利弗莫尔”是一个笨蛋,他在非正规经纪公司可以通过做短线赚几美元,在纽约却不会通过“大波动”赚大钱。

然后波士顿一个能言善辩的销售股票的人对杰西·利弗莫尔产生了兴趣,这个市场操控者叫托马斯·W·劳森。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